【叶蓝/韩张】春风荡尽(十五)

为刘季抛老师加了一毛钱的她CP。希望不晓得这个CP的同学看不出来(虽然很明显了)。


首章>>>

全文>>>

上章>>>


春风荡尽,不碎红尘


楚云秀离开了临安,但烟雨楼还是烟雨楼。两个更年轻的姑娘站在了那小楼里,绮陌中依然人来人往鲜衣怒马,即便有人问起,也不过答一句“楚娘子与人走了”,换得两句唏嘘,便再无下文。

坊间流言从来层出不穷,烟雨楼低调了一阵,风口浪尖的便成了蓝溪阁。张新杰不用费什么力气,就能听到蓝桥春雪倒成了许多豪富人家的入幕之宾。正炙手可热的韩宣抚使自是不必说,还有致仕多年的金老尚书家六公子、临安首富蒋老爷的某位如夫人等等,竟是毫不自矜、男女不忌。

“所以,陈大小姐想知道什么呢?”张新杰端坐在案几前,给自己倒了一杯茶。

对面坐的正是陈玉,她比之前更为瘦削,脸上血色也少了。她抿了抿唇道:“我想知道这些消息是不是真的。”

“霸图镖局不做消息生意,烟雨楼和蓝溪阁才是你该去问的,或者嘉世也行。”张新杰摇头,“陈大小姐,虽说受人所托忠人之事,可也不必事事都来找我吧?”

“烟雨楼只告诉我这些,蓝溪阁不可能说他自家之事,我也……只好来问你。”陈玉苦苦一笑,“张先生,我只是想知道……他真的是这样一个人么?”

“有些事情,知道得太清楚并没有什么意思。”张新杰正襟危坐,看着陈玉,语气温和却不容置疑,“我曾有个……朋友,在临安待了很多年,想要找一个故人的下落。后来她终于得到了一些消息,在孤山上找到了一座旧坟。”

“张先生何以教我?”

“她身边并非没有钟意之人,却为了一个所谓的答案耽搁太久。陈大小姐,你还年轻,身份又贵重,何必对那蓝桥春雪追根究底?”

“然而张先生的那位朋友,后来如何呢?”

“她想为他报仇,却始终没有找到仇人,后来离开了临安。”张新杰说。

“她后悔过吗?”

“这就并不是我可以知晓的了。”

“张先生,我虽不是你们这样的江湖人,却也只想……无悔于心罢了。”

“你会后悔的。”张新杰叹息。

“那也要做了,才知道。”陈玉站起身,眼睛明亮。

张新杰抬头看着她离开的背影,手里的青瓷茶盏晃了晃,眼神略有游移。

他将盏中残茶饮尽,几根茶叶附着杯壁上。

上兑下坤,临卦。

元,亨,利,贞。至于八月有凶。

张新杰眨了眨眼,忽地嗤笑一声,扔下茶盏,拂袖起身。

 

 

孤山。荒坟。

蓝河将手中一杯酒洒下,算是祭了这位陌生人。叶修倒好,靠坐在旁边一棵柏树下,手里扔摆弄着烟叶。他们什么也没带,坟前却有几样供果,大概没放多久,还没被鸟兽叼去。

“楚云秀走了,烟雨楼还在。”蓝河坐到叶修身旁,看他手里银色的小刀慢慢片开一张宣纸,便不由微微笑了起来,“不知叶公子喊我来此,所为何事?”

叶修侧过脸来看着他,青年的脸上有细小的绒毛,在阳光下竟是浅淡的金色。清隽的脸有着奇妙的吸引力,他几乎想去吻上一吻,却被自己手里的攥着的小刀凉了一凉。

“你……”叶修欲言又止,低头片刻,再去看蓝河时脸上殊无笑意,“我想蓝老板其实不用我多说什么,自然是清楚自己身份的。”

蓝河脸上的笑意骤然凝固。

“好。”他听见自己的声音艰涩,努力平复了片刻,又笑道,“我自然记得,也会做好我该做的。只是叶公子是不是也忘了点什么?”

“千两黄金,你六我四。”叶修似是毫不意外,“上回你欠我的,我多拿一成,便算是两清了。”

“三成定金,还请叶公子尽快送到我蓝溪阁中。”蓝河站起身,拂了拂衣衿,“何时何地出手的消息,叶公子还是按规矩办事的好,我最近忙得很,没有什么时间陪叶公子拜祭故人。”

叶修看着他下山,风也凉了,倒有几只仙鹤在空中盘旋许久,落在孤山之中。

他又回头看了看那旧坟,当年立碑的时候不能声张,矮小的墓碑在树丛掩映中足够隐蔽。如今没人记得当年的少年侠客了,倒是行走在黑白之间的中间人声名鹊起。

叶修又望向来时的小路,青年的身影已经消失在树林中了。叶修忽然有些烦闷,自己选择的路自己清楚,然而别人呢?他分明有着行侠的梦想,却被自己反复提醒要记着杀手的身份,他又真的清楚自己该在路的哪一边么?


评论(42)
热度(109)

© 穆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