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韩张】春风荡尽(十七)

首章>>>

全文>>>

上章>>>

春风荡尽,不敛旧容

 

八月初六,山雨欲来。

从满觉陇到御街上大大小小或金或红的桂花都开了,整个临安城都沉浸在桂花清甜的香气里。微风拂过,几点碎金落在身上,满袖都是清香,仿佛就要洗尽尘缘随风归去。

叶修在齐云阁周边转了两圈,才慢慢踱进去。

“可是叶公子么?”早有青衣小厮侍立一旁,“请随我上楼。”

齐云阁虽高,下面三层与其他房屋也并没有什么不同,无非是更高些大些。但齐云阁楼顶却是做成了个亭子模样,只用八根柱子撑起,四面用帷幔挡着,全拉开时四面来风,小半个临安城都可纳入眼底。

偌大的楼顶只在中间设有几张案几,案几中间是流觞曲水,周围还摆了几丛竹子,竟是在这楼顶做出了山野水滨的景致。那些竹子种在白瓷的缸中,可以搬动,此时都放到了柱子边,整个一层楼一览无余。

叶修走上来时,原本坐在各自案前的两人一齐抬起头来。

“叶公子迟了半刻钟。”张新杰站起,另一人却只是抬头笑笑:“来了?”

“哟,我说张先生下得好大的本,原来请的是你,叫我作陪来的么?”叶修一见那人,眉头便一挑,也不看张新杰了,径自挑了个离二人最远的案几坐了,朝那人笑了一笑,“陶掌柜,多日不见。”

来人正是嘉世茶楼的老板,陶轩。叶修与他自微时相识,还是习惯叫他一声陶掌柜。

“若非张先生提点,我倒不知你就在嘉世对面的那家酒肆里。”陶轩笑了笑,“我还以为江湖广阔,叶公子早就去行走天下了。”

“我本意如此,不料世事诸多无常,一时还走不成。”叶修歪着头,“陶掌柜倒是心宽,居然没带人出来么?”

这顶楼空旷如斯,自然没地方可以埋伏什么人,而叶修刚才早就把周围都看过一遍,也并没有任何人藏在附近。嘉世与霸图多年恩怨纠葛万千,陶轩居然敢只身来赴张新杰的约,着实令叶修也有些意外了。

“叶公子如果想对我下手,带多少人也没用,不是么?”陶轩抬手倒了一杯酒,放在身旁的曲水中,遥遥对叶修做了个“请”的手势。

“我请二位来此,是想请叶公子为我和陶老板做个见证。”张新杰没让他二人再说下去。

“我?做见证?”叶修不由嘲道,“我一介布衣,身无长物,更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要离开此地,凭什么做见证?”

“霸图镖局如今宋总镖头做主,我们宋总镖头年纪轻,决意以后只做镖局生意,希望陶老板多行些方便。”张新杰不理叶修,想来是知道理也没用。

“张先生这是何意?镖局自然是做镖局生意,正如我们茶楼是做茶叶生意,本来就是互不相干的,也没什么方便不方便可言。”陶轩微微笑道。

嘉世和霸图明面上自然是互不相干,但暗地里各自把控了临安城里一半的黑道生意,从车船店脚牙到盐铁醋酒茶,各自都有沾手。本来叶修离开嘉世自是削弱了嘉世,可霸图不但没有借机吞并反而扶起新的总镖头,如今更是主动退让,就算陶轩从自家的消息里隐约知道些内情,也不由颇感意外。

刚刚陶轩倒出的酒顺着曲水流到了叶修手边,叶修将它拿起,放在案上,并不饮下。桌上摆着两荤两素四样凉菜,一碟醋花生,一碟拍黄瓜,一碟卤顺风,一碟酱牛肉,都是下酒菜。旁边的筷子倒是都备的银筷,叶修拈起一片酱牛肉,嚼了嚼,笑了笑:“这种事,要我见证有何用?”

张新杰也笑:“陶老板不信我,叶公子也不信我,但我也不过是将此事告诉二位,就算我卖个人情,以后临安城里,还请二位就当没我张新杰这个人吧。”

“张先生不做生意了?那以后多来关照我们嘉世么?”陶轩正坐,“临安最好的龙井可都在我这里。”

“以后我大概开个医馆,若是生意好有些闲钱,自然免不了去陶老板那里叨扰。”张新杰举了举杯,将自己面前的酒一饮而尽。

“医馆?张先生倒是打的好主意。”叶修挑眉,“你们霸图突然撤出,临安城里怕是有一阵好打,伤的人多了自然是要去医馆的,张先生多准备些金疮药跌打膏,怕是比开镖局赚得多。”

“叶公子见笑了。”张新杰任他信口开河,也不反驳,“桂花都开了,不知何时能喝到兴欣的佳酿。”

“张先生,只要有钱,什么买不到呢?”叶修笑笑,“张先生还欠我五百黄金呢,该是还钱的时候了吧。”


评论(6)
热度(93)

© 穆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