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韩张】春风荡尽(十八)

首章>>>

全文>>>

上章>>>


“自然不会拖欠叶公子的。”张新杰放下酒杯,敲了身旁云板一下,就见楼下几名侍女鱼贯而上。

三张檀木托盘上各摆着一个大瓷盘,竟是装满了蛤蜊,都是刚烤出来的。

“其实蛤蜊还是蒸蛋比较好吃。”叶修吃了两个,毫不客气地开始评判。

“琅琊的蛤蜊更好,若有机会,请叶公子到海边尝尝。”张新杰不以为意,低头开始吃自己面前的。

陶轩看看叶修又看看张新杰,发现他二人竟都认真地吃了起来,耸耸肩,也并不吃,就看侍女们继续端上河豚、爊鸭、白肉等,又有橄榄、金桔等蜜饯果脯。张新杰吃得认真,叶修吃得恣意,陶轩却站了起来,走到栏杆边远望。

半座临安城都在眼底,陶轩甚至能看到西湖上几条格外显眼的画舫,好像隐隐还能听到有人高歌,水波荡漾在船后。

晚风凉意更甚,陶轩凭栏而立,身形竟也有几分飘然。他不看那二人,却在袖中默默掐算。他敢独自一人前来,不过是仗着叶修并不会真的对他动手,至于张新杰,向来也并不以武功闻名,所以他也算托大,并没带人护卫,也不知是对是错。

许久,张新杰忽然出声:“说起来我这有个表记,不知二位是否认识?”

陶轩回头去看,侍女们再次出现,把空盘收走,留下纱罩的灯笼。天色将暗未暗,灯火似明非明,张新杰从袖中掏出一枚小小的叶子,两指轻捻,正是枫叶形状。

“这‘一叶之秋’张先生从何得来?”陶轩脸上几分惊讶,倒不是作伪。

“嗯?此物匿迹已有七载,我也很久没见过了。陶掌柜,是你从哪儿翻出来的么?”叶修也微露讶异,看向陶轩之前又多瞄了张新杰几眼。

“霸图虽不欲再多惹事,从前的却也不是说就那么一笔勾销。”张新杰正色,“陶老板不给我个解释么?”

“‘一叶之秋’成名虽久,也不过是个暗器,既然是暗器,自然会有人用。”陶轩早已敛了神色,淡然道,“有人喜欢,我便给了。”

“何人?”叶修问。“一叶之秋”是在他手上成名的,纵然已有多年不用,江湖上却也还有很多人将他与那暗器对等。然而如今一叶之秋重现,他却不知,也不知将来江湖上还有多少麻烦事。

“一个少年人,不很精明,身手却很好。”陶轩答道,“他倒是很想与你交一次手,若有机会,还望叶公子不吝赐教。”

“呵,我一介布衣,手无缚鸡之力,能赐什么教?陶掌柜真是太客气了。”叶修仍是不松口。一叶之秋之所以销声匿迹多年,不过是因为他做了中间人便不再出手,而说到底,陶轩对他心怀有恨,也不过是因为他再不肯出手了。当年陶轩费尽心思将“一叶之秋”延请到门下,却只得了一个不肯出手的中间人,自然心存不满已久。

“那年轻人好像是叫孙翔吧,我虽没见过,却猜得到大概是个喜欢热闹的人。我本以为陶老板会把他带来。”张新杰道。

“孙翔是我手下的护卫,还算听话,让他去别人那里临时做个暗卫也就去了,想来不比某位大侠金贵。”陶轩说着话时故意不看叶修,倒觉得很是出了一口气。

“暗卫?临安城里居然还有人值得陶老板派手下如此得力之人去做暗卫?”张新杰一挑眉,叶修忽然一凛,跟着将目光投向陶轩:“……也不是没有。”

“怎么?”陶轩看他二人模样,虽不肯多说,目光却不免朝外看了一眼——那是西湖以南,满觉陇。

“陈夜辉?”叶修从牙缝里迸出这个名字。

“……你对知府大人真有企图?”陶轩也并不傻,见了叶修这表情,自是站直了身子。——桂花开得正好,这一日恰逢休沐,临安知府陈夜辉携家眷亲友去满觉陇烧香赏花去了。

若非时刻关注陈夜辉的行程,叶修怎么会一见他看向满觉陇的方向,就想起知府大人的名字?

而他一个中间人,又何必关注临安知府的动向?

陶轩悚然,望向叶修:“你邀我在此,是想拖住嘉世的人?”

“拖你有什么用?”叶修冷笑,骤然站起,也不多说,就要下楼。

“你要去哪里?!”张新杰高声道,“天色已晚,叶公子不如继续在此,我邀了歌舞丝竹,红巾翠袖,不够为叶公子解闷么?”

“张新杰,你把我和陶轩都叫到这里来为的什么我不想问,但你也别拦住我!”叶修说着已经走到楼梯边,“什么一叶之秋的表记,你自己同陶轩解决,我不奉陪了!”


===========

他们能吃到什么,参考《东京梦华录》

不过这架空的时代其实比东京梦华录大概还要晚个几百年

评论(4)
热度(102)

© 穆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