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韩张】春风荡尽(十九)

首章>>>

全文>>>

上章>>>


春风荡尽,不掩剑痕

 

叶公子是什么人?

江左黑道最出名的中间人,传说只要他接了的单子,没有杀不了的人、做不了的事。然而中间人不是刀手,他也不必以武功示人,反而隐匿在市井之中,只是谁也不敢对他动手。至于为何如此,江湖上确实有他当年踏遍江湖无敌手的传言。白道的少侠们会仗剑问鼎,挑战名宿大侠,用自己的剑闯下自己的名号;黑道的少年们则会更干脆一点,用别人的血和命来给自己的声名奠基。然而在那黑与白之间,不再是少年的叶修,只想在临安城厚重的青石板路上安安定定地走他自己的路。

最能掩去声名的无非时光,但也总有人永不忘却。

张新杰看着叶修跃出齐云阁,脸上笑容居然有些许快意。

霸图镖局行走江湖十余年,只被劫过三次镖,都留下过“一叶之秋”的表记。而也只有霸图镖局知道,一叶之秋的无往不利,被他们拦下过一次。

“这次居然不是和叶公子做对手,我既有意外,也不乏欣喜。”张新杰转向陶轩,“可能陶老板就不太痛快了吧?”

陶轩脸色铁青。

嘉世和霸图十多年的恩怨,说到底其实应该是落在叶修和韩文清身上的,如今两人都算是抽身远离,他本以为自己和张新杰并无纠葛,没想到张新杰和叶修居然在联手对付陈夜辉。然而……陶轩突然想到刚才叶修那变幻的脸色,意识到什么:“苏沐橙还在嘉世,他能有什么刀手?市井里找来的杀鸡屠狗之辈?他指望用这些人刺杀临安知府?”

“我们都是正经生意人,哪里知道这些事情?”张新杰微笑着坐下。他知道叶修匆匆离去是因为觉得蓝河对付不了孙翔,但既然叶修去了,那陈夜辉必死无疑,霸图自然高枕无忧。

陶轩盯着张新杰的脸看了片刻,也不说话,拂袖而去。

“恕不远送。”张新杰微微笑道,站起身来往南看去,远远的居然能看到一人一马在小巷子里飞奔。看了看天色,日已西沉。

 

 

对于专业的刺客来说,太阳刚刚落下的时刻常常是他们最喜欢的。倏然降临的黑暗会让人失去防备,精于此道的刺客只需要这一瞬,就能用利刃抹去目标的性命。而如何抓住这一刹那,蓝河在进入蓝溪阁之后,就不断练习,直到闭着眼也能感受到那一瞬的时候。

满觉陇的桂花被微风吹过,摇落如金粟成雨。

知府家在山谷的平缓处搭了个戏台,台上演的正是一出“断桥”。唱白蛇的戏子踩了矮矮的跷,显得身姿妖娆。

“柳林班的角儿到底是比蓝溪阁差了些许。”台下的知府大人捻着胡须说道,旁边立刻便是一阵附和之声。旁边贴身小厮忙道:“只是前些时日蓝溪阁沾了命案,到底不大吉利。”

陈夜辉微微点了点头,并不说话。旁边几个同僚属官也学着他,侧过耳摆出副半寐着眼认真听曲的模样。

台上许仙与白蛇拉拉扯扯黏黏糊糊,就听得一旁小青“呀”了一声唱道:“他夫妻依旧是多情眷,反显得小青心意偏——倒不如辞姐姐天涯走远!”

这一出断桥唱了大半,青蛇的唱词也有好几句,却在这两句忽地多了几分决绝,那声音清脆而高亢,骤然间便直冲云上。

一句唱完本该是白蛇与许仙的念白,他二人却仿佛是为青蛇的唱腔所震惊,一时没接上,就听青蛇又接着唱了下去:“……倘若是贤姐姐再受欺骗,这三尺无情剑定报仇冤!”

小青手上自是有一把青锋剑的,唱到这一句时青蛇抛个水袖走个圆场,足尖轻点持剑便跃向了台下的陈夜辉。

“定报仇怨”四个字刚刚唱完,那小青手里的剑尖已刺入陈夜辉心口。他抽出剑来再运轻功准备离开,这时旁边方才有人大喊起“刺客!抓刺客!”

蓝河冷冷一笑,飞身离去。那周围的保镖护卫本没一个能跟上来的,却不料适才跟着懵懵懂懂听戏的人中冲出来一人,厉声喝道:“刺客休走!”

那人轻功不在蓝河之下,几个起落便拦在他面前,一把阔剑直指蓝河:“我乃孙翔,刺客宵小还不束手就擒!”

蓝河不语,仗着手上青锋剑与他缠斗起来。蓝河擅长的武功本就是蓝溪阁培养刺客的软剑与轻功,在孙翔狂风暴雨般的剑势中毫无还手之力。蓝河勉强接了几招,一咬牙,卖个左肩的破绽,任由孙翔那阔剑砍上,趁他漏出右手边空门,飞快地跃了出去,所有内力都运于轻功之上,往山上逃去。


评论(4)
热度(110)

© 穆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