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韩张】春风荡尽(二十)

首章>>>

全文>>>

上章>>>



即便单论轻功,蓝河也未必是孙翔的对手,不过山谷两边高树掩映,灌木丛生,还有那么一点逃离的希望罢了。蓝河拼了命地跑着,手上青锋剑早已决然扔下,右手连点左肩几个穴道,暂时封住伤口附近血脉,耳听得不远处还有追逐而来的脚步声,又掣出了腰间软剑。

早已定下于此行刺,蓝河自然早就探过退路。山谷旁的缓坡上并无藏身之所,只有越过山脊方有一处隐蔽的洞穴可供藏身,他早在那洞穴中藏好了乔装用的衣裳和干粮,以备不时之需——若无孙翔,他本可以一击得手再夺过陈家的马离开的。

然而孙翔追上来得太快。蓝河听得身后来人不止一个,抬眼看了看,这山虽不高,一时要翻越还是太难,何况孙翔追得太紧,就算冲了过去,到时也不过是被他堵上,成个“瓮中捉鳖”之势。蓝河叹了口气,定了定神,放缓了速度,看准一处林中空地,旁边一棵足有合抱粗细的桂树,跃了上去,踩在枝上背靠树干,深吸一口气,舌尖舔了舔后槽牙牙缝里一个小小的蜡丸。

“中间人”的存在本来是隔绝雇主和刀手,为了防止双方互相出卖。——蓝河突然想到,自己分明知道雇主就是张新杰,却让叶修赚了那笔颇为丰厚的抽成,真是太亏了。

蓝溪阁一应事务已然交付系舟,刀手本就做好了随时赴死的准备。蓝河见孙翔的身形已然出现在视野中,握剑的手又紧了紧。

“有人想为你,谋一线生机。”

那一日张新杰的声音犹在耳旁,蓝河笑了笑。想来即便是叶公子,也有力所不能及的事吧?只是……

“于今,只愿蓝老板平安顺遂而已。”

叶修带着笑意的话音在蓝河脑中回响。他既说了,蓝河自然是信的。那……自己若是不能回去,叶修或许也会觉得难过吧?若自己也成了他生命中又一件难挽狂澜之事,那……还真是想着就很心痛啊。

孙翔已经看到了站在树上的蓝河,也不多说,手上阔剑摆了个起手式:“小娘子跟我回去,供出主使,可暂留你一命。”

蓝河险些笑了出来,才意识到自己身上还是青蛇的装扮,这青年居然以为自己是个姑娘么?然而他身上功夫已是江湖上一流的了,蓝河这样半路出家的哪里是对手?

蓝河不说话,也不敢等孙翔跃上树来,仗着尚有几分先机持剑一跃而下,一招“专诸刺僚”直取孙翔心口。孙翔横剑当胸,蓝河固有高处之势,软剑剑尖抵上那阔剑剑身也只得一弯,蓝河借势空中旋身,跃到另一棵树上。

“站住!”孙翔高声喝道,作持刀状,脚尖轻点地面同样跃起,直劈向蓝河腰腹。蓝河却不敢以软剑相挡,慌忙间一个“鹞子翻身”从树枝上落下,背靠树干。

“哪里跑?”孙翔跟着落下,阔剑剑风如携风雷,剑光如织,将蓝河上半身整个笼在其中,无数虚影中那把剑砍上了蓝河右腕。蓝河痛呼一声,软剑也几乎脱手,孙翔却还不住手,仍是迎面刺来。

蓝河苦笑一下,若此人真只能将自己活捉倒也罢了,但他明显并不必顾及。想来那陈夜辉已经死了,能抓住背后主使固然好,抓不住的话,一个众目睽睽之下刺杀的杀手也足以交代了。

孙翔那阔剑剑尖已然抵到蓝河喉间,忽然一阵香风袭来。孙翔“咦”了一声,下意识挥剑挡住,只听“铮铮”数声,竟是一把桂子砸在了剑身上。

“谁!”孙翔转过头去,只见来人一身黑衣,几乎融在渐起的夜色中,手上还是刚刚不知从那棵树上折下的一枝桂花,须臾之间已跃到他面前,以桂枝为剑抵上阔剑的剑身,内劲灌注其中,硬生生将孙翔逼退三步。

“是你?”孙翔先是一愣,随即笑道,“当初几次想挑战阁下还未可得,请叶公子指教了!”

“我知道你。”叶修淡淡道,说着丢下手里桂枝——那桂枝落地便已粉碎,朝身后一伸手,“剑借我。”

蓝河犹在梦中,闻声慌忙将那软剑递给叶修,心中固然有千百句话想问想说,却也知道还不是时候。他左肩右腕皆已受伤,也难给叶修掠阵,忙将剑递出去,自己退到一旁。

“看剑!”孙翔说着,举高了剑直向叶修劈来。

“这是剑?”叶修挑了挑眉毛,将软剑递出,也不阻挡,倒是刺向孙翔胸口膻中大穴,逼他撤剑自保,“跟谁学的,剑不当剑,当刀用。”

话虽如此,见孙翔再次提剑而上时,叶修也不再多说,见招拆招。虽说剑法有些不伦不类,但孙翔到底内劲充沛,何况年轻有力,一把阔剑挥舞得虎虎生风,一时竟让叶修也占不到上风。

两人缠斗时,蓝河也不趁机逃走,而是一旁打坐调息。不过半盏茶时间,叶修到底更胜一筹,已隐隐占了上风,将孙翔逼至背后树林里,却忽然一道粗重的呼吸声从来处响起,分明是不会武功的人。

“蓝桥春雪!”女子尖利的声音忽地响起,蓝河睁眼看时,一个身上锦绣衣衫都被树林里灌木枝丛刮得有些破烂了的姑娘,正是陈玉。

“我还以为你是什么大侠……我真心待你,你竟是为了杀我父亲!”陈玉手里提着的是方才蓝河丢下的青锋剑,脸上似哭似笑,冲上来时也毫无章法,却是以身合剑直撞蓝河心口,“还我父亲命来!”

蓝河见是她,本该侧身躲过的身子便是一僵。电光火石之间哪容得他多想,还沾着陈夜辉心口血痕的剑便又刺入蓝河胸膛。

……大概真是天网恢恢吧?

蓝河想道,回过头去想跟叶修再说句什么,就见叶修已不管不顾孙翔的剑,朝他奔来。蓝河还想说句你当心身后,张开口,却发现已经听不到自己的声音了。

天彻底黑了。

 

 


评论(22)
热度(107)

© 穆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