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君!我喜欢红蓝评!都喜欢!任何时候都可以给我!不用顾虑!
(但是不喜欢转发,谢谢)

缘起则写,缘续则更,缘断则坑。
懒得换ID,尽量不跑路。

杂食,有的不吃,没洁癖。

【叶蓝/韩张】春风荡尽(廿二)

首章>>>

全文>>>

上章>>>



骤雨忽至。

几支蜡烛被狂风吹灭,张新杰却无法分心去拿一个灯笼。他把蓝河扶起,双手抵着他背心,以自身内力助他血脉不断。

积攒了太久的雨不顾一切地下,哗啦啦啦几乎连成雨幕,伴着雷霆闪电,将远去的马蹄声都掩盖。

原本只是些凉意的高楼上,风雨交加中竟有些冷了,而张新杰的鼻尖却冒出汗来。若叶修在此,也要惊讶于他内息之深厚,只是纵有这些内力灌注在蓝河体内,却如泥牛入海,并无音信。

张新杰定了定神,思考片刻,本是贴在他背后的掌心移到他天灵盖上,也不顾忌自己是否耗费太多,内力倾注,直灌蓝河顶心。

“……叶修?”蓝河睁了睁眼,微弱的声音传来,“天黑了?”

“蓝老板,省点力气。”张新杰终于松了口气,撤下掌来,“你醒了,总算还有救。”

“……张先生?”蓝河听他声音,脑子里缓慢地转了转,总算想起来这个声音属于谁,“叶修呢?”

“你醒了就试试看能不能自己运功。”张新杰说着报了几个穴位,让蓝河运气贯通,“叶修去给你拿药了。”

“……多谢。”蓝河也并没有精力多想这是哪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只是依言而行。

张新杰这才又呼吸吐纳,将自己的内息平稳住。他终南一脉虽内劲深厚,但隐患颇多,向来少以示人,若非叶修那句“见死不救”……他大概也真的会见死不救。

然而诸事皆有因果。当年霸图镖局曾被嘉世连劫三镖,几乎动了根基,张新杰那时入局与叶修博弈,走镖时路遇山匪,动手收拾了之后要遣散卷入其中的无辜百姓,逼得叶修无法动手,此后才稳定了霸图的局面。虽说问心无愧,到底欠了叶修四个字。

楼梯上响起笃笃声,却听得出不是叶修的脚步。张新杰定睛看去,却是酒楼的老掌柜拖着个灯笼走了上来。他慢悠悠的,将灯笼放在了离张新杰不远的案几上,朝他作个揖,便又下去了。

“张先生救了我,岂不是很麻烦?”蓝河勉强支撑着自己盘坐在地,被灯光微微照亮脸庞色如金纸。

“还未必就救成了,你别浪费气力。”张新杰皱眉。

“我知道……”蓝河试图扯出个笑容来,“所以更想不到,我要死时……居然只有张先生与我讲话。”

“叶修马上就回来了。”

“他回来又如何呢?”蓝河眨了眨眼,平缓了一下短促的气息,“我在想……若我总是要死的,还是不要见叶公子了。否则……我与他说什么呢?剩下的金子给蓝溪阁?好像要死了还惦记那点金银实在没什么出息……”

“蓝老板……”

“张先生,我若撑不到他回来,你便告诉他……便告诉他我没醒过来吧。”蓝河说着,忽又一笑,“也不一定……张先生比我才智不知高了多少,还请张先生……看看怎样他更轻松,便怎样告诉他吧?”

“省些力气,活下来更好。”张新杰看着他,他所能做的也都做了,能不能活下去,等叶修拿了那颗药来,还是要看蓝河自己,“人活着,才有一切。”

“张先生,你对一个、一个刀手这样说……不觉得很奇怪吗?”蓝河低声笑道。

“你活下去,就不必做什么刀手了。”张新杰说,“为了救你,叶修用掉了一个挺大的人情,你别浪费了啊。”

“是么……我自然是不想死的……”蓝河的声音越发微小,渐不可闻。

张新杰苦笑,他固然是曾经闻名江湖的神医,但人力有时而穷,他也无可奈何。

灯影又是一晃,张新杰猛地回头,看见一个浑身湿透的人影冲上,飞快地到了他面前,手里瓷瓶硬塞到张新杰手里。

张新杰倒出那枚药丸,闻了闻,塞进蓝河嘴里,同时掌中内息源源涌入,助他吞咽。

叶修站立一旁,不敢多动,任散乱的发丝上雨水成股流下,衣角更是淅淅沥沥。

“他刚才醒过,你跟他说点什么,也许听得见。”张新杰确认了那枚九转还魂丹滑入蓝河腹中,抬头看了看叶修。叶修顿了顿,半跪下来,犹豫了一下,见张新杰没有再说什么,才敢伸手去碰蓝河的脸。他在暴雨中赶了半个城的路,冰冷的雨水却仿佛还是比蓝河的脸上要暖那么一点。

“蓝河……你得活下来。”叶修定定地看着蓝河,“你活下来,才能证明我这一生,所想要的东西,还能抓得住。”


评论(12)
热度(154)

© 穆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