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君!我喜欢红蓝评!都喜欢!任何时候都可以给我!不用顾虑!
(但是不喜欢转发,谢谢)

缘起则写,缘续则更,缘断则坑。
懒得换ID,尽量不跑路。

杂食,有的不吃,没洁癖。

【叶蓝】 银光落刃(75)

叶修x蓝河  娱乐圈paro

首节>>>

全文>>>

上节>>> 


75.

这个城市很大。

每年过年已经可以算是这个城市最空旷的时候了,不论是电脑前的码农还是真正意义上工地里搬砖的打工者们能回家的都回去了,黄昏的时候居然都没有堵车。尽管如此,从市中心到老城区还是要足足开上四十分钟的车。

叶修也只是一时兴起,才去了一趟属于苏沐橙的那个小房子。

虽然其实算起来并没有在那住过很久,却好像人生中很多的转折都发生在那里。叶修想。第一次听苏沐秋讲《一叶之秋》,或者后来苏沐橙决意出道,再加上那天梦里醒来后看到的那个蓝河。

那是个上世纪风格的国有工厂职工小区,类似的小区还不止一个,加上配套的学校和医院,乃至报纸和电视台,几乎成了一个小小的国家。传说中还有一趟只在各个小区之间来回的公交车,至今还在开,也能刷现在的公交卡,却始终没有被纳入统一的公交线路里。公交站台也没有老旧巴士的记录,但它们依然随时可能出现,招手也不停,却带着一车的人驶向他们家门口的站点。可能司机也只有那么一两个了,他们开着上世纪的公交车,仿佛是在如今的社会中苟延残喘的老旧幽灵。

老房子里有个壁橱,只为了存放东西,在后来的商品房里几乎是不可能出现的设计。叶修随手拉开,就看到一个饼干盒。

不同于后来常见的精致漂亮的各类月饼盒子,这饼干盒足有五升装的食用油油桶那么大,马口铁的,上面的盖子塞得紧紧的,叶修不得不拿出钥匙才能撬开——虽然他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突然想到要打开这个饼干盒。


盒子里空空荡荡,只有一卷简陋的作业本,内页印成自以为可以保护视力的难看的黄色的那种,看起来是苏沐橙小时候用的。

叶修翻开来,看到了曾经无比熟悉的字迹。


苏沐秋是个天才的编剧,直到很多年后的现在叶修也毫不讳言这一点。他虽然没能上过大学,却才华横溢,不论武侠还是幻想,言情或者都市,他都可以写出最了不起的作品。甚至可以说,影视界十年前流行民国剧是因为《一叶之秋》,七年前流行职场剧是因为《沐雨橙风》,现如今流行各种家长里短剧则是因为《离恨剑》这样的烂剧——苏沐秋的剧本,直到他死后十年依然影响着这个世界。他离世十年,不可能知道什么是当年的热点,却始终热度不减,因为他所写的故事,就是热点。他的剧本依然留在嘉世,足够陶轩再拍上十几年的。

但叶修也记得,苏沐秋曾经说,总有一天要写一个不是那么受欢迎的故事。那个故事的主角会是出生在这个工厂家属院子里的年轻女孩,她的祖父死在不可说的年代里,而父母则是在更不可说的时间点结识。那时叶修说老苏你莫要作死,苏沐秋也就笑笑,说还不是时候,但迟早会写出来。

于是十年之后,叶修在那个废旧的饼干盒里,看到了《千机》。

叶修几乎可以判定,这不会是一个受欢迎的剧本。敏感的时代让它可能难以过审,而人物的平淡不会吸引投资商,故事的晦涩更会让观众中的大部分摇头。他眼里几乎都出现了这个故事的色调——时而灰蒙蒙的,时而又鲜红翠绿饱和度溢出。叶修想,他不需要太多人看懂这部电影,但他知道他必须去拍。

总有一些故事,就算放弃了市场,也总要讲出来。

如果他叶修都不拍,那就更不会有人去讲述那些不会爆热的故事了。

苏沐秋的剧本向来并不详尽,却用几个细致的人物小传构建起了整个故事。叶修靠着墙蹲在地上,脑海里连那几个角色该谁演都勾勒了出来——

女主角沉静而有爆发力,应该去找楚云秀。她的妹妹天真美好却屡遭厄运,是对苏沐橙的挑战。男性角色,有曾经的劳动模范却工伤致残的,有下岗待业从此再没出过家门的,有背井离乡去打工再也没有回来的,有因为被诬告而背负一生骂名的……叶修想起了很多老朋友,他想他必须去请他们来出演,才会让这个故事足够完整。韩文清,张佳乐,孙哲平,林敬言。叶修想,恐怕真是要耗尽了这张老脸去哟。

“啧,就没个像小蓝那么便宜的。”叶修检索着人物小传,自言自语。


======================

被敏感词搞到要死,试了五分钟才试出来在哪个句子里,然而到现在也没搞清楚那句话里哪个词敏感词了,直接删了了事,反正无所谓。

评论(19)
热度(202)

© 穆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