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由妖都蝴蝶蓝感谢祭进行的大型面基REPO

多图慎入。

本来想一一@ ,但又实在懒得找人,就这样吧,相关同学自取→_→


这次的摊位就很祥瑞了,具体可以从我们的摊宣里看到,这里不多说了。

具体到我自己的祥瑞,就是本来可以请的假因为突发情况请不了,不得不4号下午走7号上午回,预计的两日面基也就缩短到了一天……

先是带着一桶全家桶去高铁站和阿晰一起上了高铁。到湖南的时候拍了张太阳雨。对了全家桶就只剩一块吮指原味鸡了我又赶高铁,就换成了辣翅和烤翅……阿晰却又不能吃辣……


我们俩在高铁上吃肯德基的时候,铃铛老师和刘季抛老师已经成功在酒店会合,并发来了酒店照片……



等我们俩在广州南站与深圳过来的日日和阿喵汇合再到酒店,就成了这样了


(没带三脚架,拿手机的手不稳)


然后这个酒店内部,是这样的

每个房间的四五张画都是不一样的,感觉这酒店20年前是个销金窟啊……


然后我们在刘季抛老师和铃铛老师的房间里扯淡到了十二点多,期间各种哈哈哈哈被隔壁敲墙……

另外我写的相声脚本因为“会被泼硫酸的”被毙了,人民群众纷纷谴责我在黑角色,然而我只是愉悦地玩(不那么老的)梗啊……

荒火

碎霜

砰砰

砰砰砰

——在写手PARO里,这首诗作为周泽楷先生作品付一行一百万的稿费算黑吗!

(刘季抛老师:你就是欺负小周没粉!)


第二天,铃铛老师酒店躺尸,喵喵、阿晰、刘季抛老师奔赴四海一品吃早茶,只有我和日日踏上了去布展的道路。

是的,原本预定的两个摊位六个摊主,最后第一天布展没人,第二天到场两个。

这张图的辛酸,只有我和日日老师能懂。

然后日日陪我去会场后面的韵达抱了20公斤的本子回来。

我太牛逼了。

接下来我就瘫倒了,本来想在开场前就到处逛逛买点本子的计划也宣告流产。


开场前

主持小哥各种高喊“排队人群有很多未成年人携带父母,请大家把封面裸露的本子拿下来”。


考察岭南电商产业园的我(。

随着喝早茶的刘季抛、阿晰、喵喵回来,从合肥坐飞机来的晗儿以及带了鸽丝饭和烤乳鸽的阿谶棒棒也陆续来了,十二点多的时候,只有蓝雨O1.0经验的阿谶棒棒大惊:“说好的十二点就差不多走光了呢?”

我也很懵逼,因为1.0的时候11点就开始有很多人退场了……

鸽丝饭真好吃啊……因为搬东西累瘫了的我吃了好多……烤乳鸽真香啊……后来晚上摊主群里有小伙伴表示好羡慕我们的烤乳鸽……

因为本届窗王的相声也(被)窗(毙)了,所以我们就上去舞台随便瞎发挥了一番,然后,本来所有窗本的摊主都要上去表演语言类节目(其实就是念念原文,没什么耻度)的,现场设备就突然坏掉了。

可见真是祥瑞。

哦对了只带了个位数的不疚一开场就卖完了,我催促日日去找了广播NPC,拿下了本场完售首杀,并刷新了妖都O记录(……)

然后就是一别如故完售,随时想坑小料完售,观星人完售,与子同袍我找到的完售。就是春风荡尽和锦帆老师的肖戴大礼包没完售,喵星维老师来了不久我们就打包走人准备吃东西去了。

对了春风荡尽的扇子我本来拿来撑摊位长度的,结果没多久就被两个妹子买走了,我随口说50一把,买走之后我一算成本47……

对了对了对了,特别感谢给我投喂的姑娘!咸味小食好棒!

收摊之后杀去吃炳胜,忘了留菜单。

菠萝包真的和其他地方很不一样。













南瓜布丁很好吃。

然后我们就……去把喜茶当景点逛了。

我和铃铛老师和晗儿兴致勃勃排队,其他人像看傻逼一样看着我们然后站一旁聊天





交集明明是我的两个人,发现她们有另一个共同亲友,于是发了心给别人,哼唧。



然后去太古汇喝啤酒


香菜汤


不,是莫吉托。


十人面基,谁是那个喝可乐的呢,嘻嘻嘻。

然后宝宝就不得不回家了。

接下来

发现铃铛老师的身份证放我这儿了……

我的本子放在日日那儿了……

第二天不得不又交换了东西再去分别喝早茶。


地铁站的广告牌。

不黑不舒服斯基。

然后云早茶。


她们的虾饺。


我的虾饺。


她们的排骨和凤爪


我的排骨和凤爪


她们的肠粉


我的肠粉


她们的汤包

我不是很理解铃铛老师为什么要千里迢迢从杭州到广州来吃汤包

不过我跑到广州来吃韭菜馅煎饺也不是什么露脸的事情就是了。

西安人阿晰和杭州人铃铛在微博上感叹“虾饺居然有五六个虾!”的时候,作为一个虽然不是广州人却至少持有羊城通的我,其实是不想理她们的(喂。


好了这就是面基REPO。

希望看到这里的你没有很饿。

(食物图片来自大家贡献,主要是铃铛老师,因为大家为了吃都不是很执着于拍了……)

评论(4)
热度(66)

© 穆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