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君!我喜欢红蓝评!都喜欢!任何时候都可以给我!不用顾虑!
(但是不喜欢转发,谢谢)

缘起则写,缘续则更,缘断则坑。
懒得换ID,尽量不跑路。

杂食,有的不吃,没洁癖。

【叶蓝】戴胜

*给自己的生日贺文,不讲道理,爽完就跑,一发完结。

戴胜

 

 

A.

 

新的工作室环境很不错,带花园的一楼,坐在落地窗前,能看到外面漂亮的小鸟在灌木上扑腾着翅膀。

蓝河掏出手机,小心翼翼地给那只淡棕色的小鸟拍了个照。小鸟的头顶像顶了个凤冠,蓝河觉得还挺稀奇的,正要发微博,刚好被领他过来的小姐姐看到,笑了声说:“是戴胜呀,可别圈博物君。”

蓝河不明所以地“哦”了一声,小姐姐看出来他并没接住梗,也没解释什么:“我先上去给老板送文件啦。”

公司总共也就七八个人,租了两层楼。蓝河的简历上在游戏俱乐部工作的几年时间实在有些尴尬,不知寄了多少回简历才拿到这个新媒体运营的职位,大概还是因为他们实在急着用人。

好在网络相关的东西蓝河还是有经验的,过去在蓝溪阁的工作中也有不少推广和营销相关,蓝河做起来也不算太陌生,只是还是要多学,业余的时间便没剩什么给荣耀了。不过就算有时间也没卡——蓝河早就上交给公会,蓝桥春雪他则留在了杭州没带回来。

也许叶修给他寄过来了,也许没有,蓝河总归是不知道的。心上隐隐约约好像缺了的那一块,忙着忙着也就没感觉了。所谓失恋的感觉,其实也没有多强烈。

不过开始一段新生活还真的是很不错的。

招他进公司的小姐姐正职其实是老板的助理,却几乎是十项全能,包揽了公司上上下下各种杂事,还能拉着蓝河带她打荣耀。

“我前任很喜欢啊,但我一直没兴趣。反正现在分手了,你教我看看怎么打?”

于是蓝河买了个剑客号,带着小姐姐同样是买来的牧师在神之领域颇为欢快地横行了一阵。小姐姐虽然以前没玩过,手速却居然还很不错,跟着学学在野外混战的时候很快就不累赘甚至能暗搓搓地加几口血了,倒和蓝河两个人一起玩得挺开心。毕竟不在大公会,面对的敌人虽然各种各样却不用勾心斗角,而蓝河的技术又让他在普通玩家里丝毫不惧正面杠。

“我前任有很多小号,以前我跟公会的人一起的时候,总能在世界各个角落里被他发现或者遇到他。”

“我们这些天见过他吗?”

“没有呀,要是见过肯定能发现的,我可打不过他,带上你也一样。”蓝河给小姐姐端来杯咖啡,“分手之后,以前很寻常的遇见,好像也都没有了。”

“那能问问你们为什么分手吗?”

“他说分吧,那就分了。”

“……也许他不想呢?我和我前任也是我先开的口,但其实……其实我只是那么作了一下,没想到他就真的……不要我了呀。”

“这不一样。”蓝河笑着摇摇头,十分笃定

 

 

B.

 

“不行,我忍不住。”黄少天盯着喻文州,“我一定要去问老叶。”

“想问就问,没多大事儿。”喻文州笑笑,接过他递过来的手机看了看让他发出这种感慨的微信,顺手给春易老的那条朋友圈点了个赞。

 

 

叶修打开QQ的时候就看到一长串的“老叶老叶老叶老叶在不在在不在在不在在不在”,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清了个屏,然后才慢悠悠地戳着键盘回复:“什么事?”

黄少天那边本来还在显示输入中,看到他回复,状态忽然消失,又过了好一会儿,叶修都已经登了荣耀,才看到格外简洁的一行字:“蓝河结婚你随礼了没?”

叶修把那行字看了一秒钟,拿起电脑旁放着的烟盒,抖出一根烟,点燃长长吸了一口,才打字回复:“没啊。”

接着补了一句:“又没给我发请帖。”

好像有点欲盖弥彰。叶修想,拉开QQ好友栏,滚轮一连串滚下来,鼠标小箭头滑过一个个名字,也不知道自己想找谁。

黄少天也沉默了一会儿,给叶修发了个朋友圈截图。

春易老发了九图,都是婚礼现场手机拍的,再从黄少天的手机截图过来,也就只能看到几坨白白的影子,大概是新娘的婚纱。配的文字是绝不会让人产生任何误解的,“五年了,老蓝终于也走到这一天了,太不容易,和弟妹要好好的”。虽然是兄弟的角度,但实在有点像看到闺女嫁出去的老娘。

“哦。”叶修说。

不是什么大事,叶修想,前男友结婚了,这种事谁人生中碰不上几回啊?何况他们都分手四年半了吧?人家又不像自己有荣耀就足够,是该结个婚了嘛。

“你送礼了?”叶修又问。

“我没去啊,又不是你结婚。”黄少天说完,飞快撤回,又迅速补了句“没啊”。叶修勾起嘴角笑了笑,心想难道你眼里的老哥我是个玻璃心少女吗?

也没再说什么。

叶修的门被敲响,他去开门,看见陈果。

兴欣的老板娘两只手四根手指拈着个破破烂烂的小纸箱,有点嫌弃地递了过来:“寄到网吧的,好像挺久了,那边网管签收了放在储藏室,刚才才发现是给你的。”

快递的底单已经模糊到看不清字,只能看出是从广州寄过来的。叶修接过来放在地上。倒是陈果有点担心:“是粉丝寄过来的吗?要不还是我来开吧?”

兴欣和叶修的狂热粉寄过一些比较尴尬的东西,虽然已经好几年了,陈果还是记忆犹新。叶修倒并不在意:“没事,我自己看吧,我大概知道是谁寄来的。我都过气了啊老板娘,没人会给我寄死老鼠的。”

“胡说八道。”陈果“哼”了一声,也不理他,关门下楼。

 

 

纸箱并不很大,当然也不可能会有多大。叶修在蓝河那里没住过多久,放在他家的东西屈指可数。不值钱的东西分手的时候已经扔了,值钱的蓝河也早就寄过来了,也不知道他从哪儿又清出来这一小箱。

叶修随手扯开封箱胶带,里面又是个飞机盒,倒是品相完好。再拆开,是一个限量版的君莫笑手办。

大概是联盟刚做出来的时候送他的?叶修自己也不记得了,印象里那时候兴欣做出来的周边都给蓝河寄了一份,也不管他要不要。按说那几款君莫笑当时定价都不贵,但毕竟好多年过去,在粉丝圈里可能都是海景房了。

不是什么要紧东西,叶修松了口气,然后就发现了下面还有一个小包。巴掌大小的纸包,几乎可以一眼看出是几张明信片。叶修有点疑惑。

拆开来看到是几张川渝风情的图,叶修立刻想了起来。在和蓝河不算太长的交往时间里,先是蓝河来杭州,再是叶修去广州,中间他们则去了一趟西南,把成都和重庆都玩了一圈。

虽说两个游戏宅的旅游也不过是换个地方去游戏去宅,但对中华儿女来说火锅始终是有它固有的吸引力的,所以什么宽窄巷子洪崖洞之类的地方叶修和蓝河也都跑到了。满是游客的古街上各种文艺风的小店遍布,蓝河随便进去一家,就是那种“给未来的你我寄张明信片”的主题小店。叶修就看着蓝河买了很多张各种各样的明信片,有的当时就寄给了亲朋好友,有的神秘兮兮地写了却不给叶修看,还有几张硬塞给了叶修。

叶修想,自己当时写了些什么呢。

明信片的背面是几行歪歪扭扭的字。叶修承认自己的字是不好看,当然蓝河的也好不到哪里去。

“在分手之前一直在一起。”

“如果哪一天说分手,就不要挽留。”

“不要让彼此难做。”

我那时候写的就是这些东西吗?叶修有点不信,但仔细想想,好像确实是当年的自己那么想的。

蓝河很好,很喜欢他,但如果和荣耀矛盾,叶修当然不会选择他。他想蓝河肯定也知道是这样的,所以一切只要好聚好散就行了。

好聚好散。

叶修想,也算求仁得仁。

 

 

C.

 

“恭喜啦。”蓝河对小姐姐笑道,婚纱还没褪去,已经被另一个人急匆匆地牵了手。

“谢谢你。”小姐姐一时甩不开旁边的人,却没忘了俯到蓝河耳边,“听我的,作一作,也许他就回来了呢?”

“不用啦,我想他大概已经看到了,和你们一样。”蓝河笑笑,挥了挥手机,“神通广大的朋友圈怎么会放过他呢?”

小姐姐脸上有了更多的担心,最后只说了一句“那你要再等等他,毕竟离得有点远”。

蓝河点点头,却没认真。

如果真要在一起,距离又算得了什么呢。

 

 

D.

 

“叶修,我一直不知道,你当年为什么要和他分手?”陈果满脸都写着担心。

“大概是不够喜欢吧。”叶修笑了笑,点燃打火机,把那些明信片都烧掉。如果足够喜欢,怎么会说分手呢。

“那现在呢?”

“也不够喜欢呀。”如果足够喜欢,早就奔赴千里之外去婚礼抢人了吧?喜欢和爱这种事,本来就不讲道理的,又哪里什么道德能束缚呢?

叶修丢下手里的烟,又开了个小号在神之领域刷随机本。组到一个剑客,普通的装备,普通的加点方式,却不知怎么,叶修觉得,好像某人。

大概是错觉吧。

-fin-

不一一回复啦,谢谢大家
其实D已经算开放性结局了呀大家往喜欢的方向脑补就好。

评论(72)
热度(330)

© 穆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