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君!我喜欢红蓝评!都喜欢!任何时候都可以给我!不用顾虑!
(但是不喜欢转发,谢谢)

缘起则写,缘续则更,缘断则坑。
懒得换ID,尽量不跑路。

杂食,有的不吃,没洁癖。

【撒鸥】Be Well

*真人无关

*背景:《消失的新郎》+《冲不上的云霄》+《又冲不上的云霄》



Be Well

 

 

“其实你还是觉得我是凶手。”鸥空姐看着撒侦探,无所谓似的笑了笑,“你知道为什么十二年前你是个侦探,现在却只能做个顾问么?因为你总是能把自己带到沟里去。”

“我做顾问还是侦探和这没有关系——”

“别跟我说,撒侦探。”鸥空姐的嘴角勾起,一个意味深长到近乎嘲讽的笑容展现,“问问你自己的心,你根本不敢投票了,是不是?你害怕投错。你觉得我是凶手,你试图说服自己我是凶手,甚至想要为此无视其他证据。但你又不敢,你又觉得自己错了。你在纠结……”

“我没有。”撒侦探打断了她,直视着她格外明亮的双眸,“我……没有觉得你是凶手。真的没有。”

“那你在看什么呢?你觉得我害怕我老公知道阿哈是谁的孩子,你觉得是我杀了我老公,就像你十二年前一样——”鸥空姐情绪有些激动,站了起来,一只手向后挥动,好像是指向他们第一次相识的那场未完成的婚礼。

“我真的没有!我只是…只是在想你唱的那首歌。”撒侦探移开了双眼,自嘲地笑了笑,“好像你总是在成全别人,却不肯成全我。”

鸥空姐安静了下来,她看向撒侦探,沉静的脸上既没有怒气也收敛了笑容,她低声,目光落到他的手指间,然后用堪堪能在撒侦探耳边响起的声音说道:“我的撒撒,你想要我怎样的成全呢?”

撒撒。

本该熟悉的称呼在耳边响起,却恍若隔世。

 

 

撒侦探有时觉得自己可能上辈子甚至上上辈子就认识了鸥空姐,当然那时候他大概不是侦探她也一定不是空姐。他觉得一定有那么一回,他爱她她也爱他,再简单不过的关系却终结于再强大的个人也无法抗拒的时代洪流。是的,他们当然没有得偿所愿,不然也不会在这个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的来生还互相折磨。

当然撒侦探其实记得很清楚,他第一次认识鸥空姐的时候是什么样子。那时候她还不是空姐,那时候她和闺蜜开了个咖啡馆,要嫁给一个刚刚认识一年多的男人,男人却死在了婚礼上。那时候的撒侦探想,这么漂亮的新娘子,怎么可能心甘情愿嫁给那个并不知根知底的男人呢?很久以后撒侦探想起那时候的鸥新娘还是觉得有些隐秘的欢喜。她在生气,是的她难过,可她更生气,因为他不信她。气恼的她那么好看,撒侦探想。那时候她好像在与全世界为敌,又试图向撒侦探证实自己的清白。她找出了指向真相的证据,可撒侦探还是不信她。

也许那时候要是相信了她就好了。

撒侦探想。

如果那时候……如果那时候顺着她找到的线索找下去,找到真凶还她清白,也许鸥……就不会去做空姐了。那样的话她既不会在十年前碰到那个渣男,也不会在十年后还在唱那首《成全》。

撒侦探看着手里的卷宗,忽然有点羡慕甄机长。虽然一直被杀的恐怖环绕着,可无限个平行世界里,总有一次他会找到真相,给自己找到一个出路。

能够无限地纠正自己,其实真的很令人羡慕啊。

如果能够选择回到过去,无限地改变当时的选择,是不是也会和鸥拥有不一样的未来?

 

 

“十二点了。”何副驾说。魏高管回头看了眼电话。

是了,他会得到一个答案。

但无论真相如何,死了的甄机长不会拿这件事要挟魏高管,鸥空姐也不必告诉阿哈任何的真相。死去的人已经死去了,过去的事也不会再改变。

撒侦探回头看了眼现场。找出真相才是最重要的。

我不会再冤枉你了。

 

 

“你看,我还是个不错的侦探吧。”抓住了真凶,撒侦探还是颇有些得意。也隐隐的有着更深层的开心,鸥没有杀人,这好像比别的什么更重要。

鸥空姐却只是点点头。命案和事故都和她没有直接关系,她要走了,去安抚她残破的家。

甚至没再看魏高管一眼。

 

 

“其实你说谎了吧。”撒侦探追了上去,在午夜的机场空旷的大厅里,“其实你早就不爱他了,对不对?”

鸥空姐拖着行李箱,没有回头。

“每个人都会对自己付出了太多的东西心存留恋,可明知道那是个无底洞,就不必再填。”撒侦探小跑了两步,站在了她的面前,“别再听那首歌了,好么?”

“小孩子才说爱恨,成年人只讲利益。”鸥空姐露出个标准的职业微笑,“撒侦探,我四十岁了,也许飞不了太久了。魏高管对我心中有愧,我在MG航空的未来不必担心。我见过你三次,第一次我的未婚夫死在婚礼前,第二次是我的男朋友,第三次是我老公。也许是我命不好,但……我不想再见到你了。”

“是么。”撒侦探想了想,笑了,“也是,如果有机会,希望在我做侦探之前就遇见你。”

鸥空姐看着他,忽而也笑了:“如果有机会,还是不要在命案的场合相遇吧。”

 

 

“鸥小姐,未来有没有考虑过嫁到上海啊?”



-fin-

评论(8)
热度(72)

© 穆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