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君!我喜欢红蓝评!都喜欢!任何时候都可以给我!不用顾虑!
(但是不喜欢转发,谢谢)

缘起则写,缘续则更,缘断则坑。
懒得换ID,尽量不跑路。

杂食,有的不吃,没洁癖。

【息古】落尽梨花(01)

娱乐圈AU

其实本来是想做旧文的番外的,但是反正旧文(又一次)窗了CP,所以就干脆写长点得了。

毕竟我现在连文谶技能都粉随蒸煮了……写个好结局,希望一切都有好结局吧。


落尽梨花


1.


 

你最好的年纪里总是与最好的东西擦肩而过,而你最狼狈的时候,会遇见任何人。

 

 

古月衣二十九岁的这一年,入行的第八个年头,签到了人生中第一个片尾五番以内的角色。算是大IP的男二,古月衣本来以为可以就此走上人生巅峰,甚至也许以后有希望接到男主角了,结果就在参加完开机仪式后的第四天,接到了剧组的通知。一个比他小八岁的年轻人获得了这个角色,而他可以快乐地收拾东西回家了。

《南淮旧月》,息衍十年前风靡九州的作品,男二林子秋是个挺有张力的角色,和男主蓝季海一同长大然而最终背道而驰走上了BOSS的道路。而在剧组通知他换人时给的理由是,息衍老师希望自己作品的演员更贴近作品里的实际年龄。

“您的试镜没问题,导演也对你没意见,但息衍老师作为原作作者的意见也很重要……”

古月衣能怎么说呢,古月衣只能表示好的没问题,非常理解,希望以后还有愉快的合作。

其实这种感觉古月衣应该说是非常熟悉的。

在他刚刚成为演员的那两年里,四处奔波蹭开机、试镜然后被刷可以说是家常便饭了,也没什么特别感受,不过是收拾行李再去下一个剧组。3600线是没资格伤春悲秋的,想要在圈子里闯出些名头,首先要活下去不是吗。

于是古月衣首先自省,自己是不是膨胀了。

两年前古月衣签了晋北传媒,雷千叶手上资源不算太多,给他的也算舍得,然而两年下来也就出演了两部网剧的男五男六,好歹是能上演员表了。这回《南淮旧月》是奔着上星去的,雷千叶千叮咛万嘱咐,说是自家公司也参与了投资,一定给他争取到这个男二,让他好好揣摩人物只管去演就好了。

结果就是这么个下场。

微博粉丝数从8万变成80万可能是个错觉吧。或者说,在这个圈子里,没后台没流量,这本来就没什么区别。

“技不如人,如之奈何。”

雷千叶的朋友圈里就发了这么四个字。古月衣想了想,发了句“抱歉”给他。不管怎样面对老板总归是得背好锅的,古月衣这点素质还是有的。

“不怪你,是我们晋北乡下公司。”雷千叶迅速回复。古月衣只好又公式化地回了句下部戏我会更努力,雷千叶也就发了个微笑表情。

要不是知道他们这个年纪的人用这个表情就是单纯地表示微笑,古月衣可能是要造反的。

不过面对雷千叶这样资深的造反玩家,古月衣也就只能是想想而已。

黄昏降临,南淮影视基地里游客渐渐稀疏。

如今的南淮房子均价都到了四五十金铢一平,五环外都建起了高层住宅。这家影视基地虽然挂名南淮,其实几乎搬到了山里,和其他拍电影电视的地方一样,对剧组几乎是免费,却还收着门票当景点。

临时接到被替换的消息,古月衣连机票都来不及定,也没别的地方好去。好在剧组也没好意思立刻赶他走,酒店倒还能住几天。但酒店这层楼里住的基本都是《南淮旧月》剧组的人,进进出出忙忙碌碌的,他连露面都尴尬。

宅了一天眼看着剧组都出去拍大夜了,古月衣才一个人小心翼翼地出了门。

好在还不是太晚,影视基地门口还有不少快车黑车等着载游客们回城。古月衣连墨镜都不用戴,根本不用担心会被谁认出来。就算认出来也没事,没粉,无所畏惧。

南淮城的夜生活还是很丰富的。紫梁河两岸,小酒吧小饭馆灯红酒绿。正是小龙虾的季节,整个城市的空气中都弥漫着麻辣和油焖小龙虾的味道。

晋北人不太能吃辣,古月衣抱着自暴自弃的念头要了一小份,不锈钢的小盆端上来的时候旁边俩小姑娘已经把虾壳丢满了一个垃圾桶。古月衣心想姑娘们都吃得这么猛我怕什么呢,结果剥壳的时候就觉得辣味直冲眼眶,下了决心吃掉两个,干脆就被辣得要哭出来。

“不能吃辣,就别蘸那么多汁。”一个声音在古月衣耳边响起,一只修长而有力的手伸过来,拇指划过他眼角,蹭干了他溢出的泪水,“我上次看人被小龙虾辣哭,还是个出身清江里的大兄弟。”

好吧,清江里的人民热爱清淡崇尚煲汤固然是全九州都知道的,澜州人民怕辣就很稀奇吗?关键是……老兄你谁?

古月衣皱着眉几乎要翻个白眼了,却在看到对方的脸时僵住了。

息衍。

其实古月衣本来不认识息衍,或者说,不认识息衍的脸。他读高中的时候正是《南淮旧月》风行的时代,他当然也跟着把班上传阅的那本书看完了。直到后来看到影视化消息的同时,宣传片上出现了息衍的脸,古月衣才意识到自己当年看过的这本书的作者长成这个样子。在刚接到这个角色的时候古月衣甚至暗暗幻想过如果能够演好走红接到采访那他就一定要好好讲自己小时候就看过这本书是个正经的书粉,没想到还没组织好具体措辞那肥皂泡就被扑灭了。还是被息衍本人否决的,要不是还没来得及去细想,古月衣觉得自己是应该要粉转黑的。

“息老师?”古月衣艰难地打招呼,仿佛有细碎的辣椒掉进咽喉,说话都痛。

“咦,认识我啊?”息衍面带毫不掩饰的惊讶,直接坐到了他对面,“那我就坐这了,不介意吧?这家小龙虾算是网红店,生意太好。”

古月衣轻微地摇了摇头表示不介意,然后看着息衍的惊讶明白他根本不认识自己。

他拒绝了由自己出演林子秋,却其实根本不知道自己长什么样子。

古月衣忽然觉得,人生真可笑。

他歪着头看息衍,息衍正挥手示意服务员过来加菜,转过头来见古月衣正盯着自己,不由笑道:“要不给你点个蒸虾尝尝?那个不辣。”

“不用不用,难得遇上息老师,我请您喝酒。”

息衍好酒是人所共知的,古月衣有此一请,他自是欣然应允。

和小龙虾一起卖的当然是啤酒。紫梁河边的夜啤酒也算是南淮城的一大特色生态了。古月衣喊来服务员,直接搬了半箱冰啤酒过来——他本意是搬一箱的,但是怕放着不冰了,才先拿了半箱来。

古月衣和服务员说话的时候,息衍就靠在椅子上,一边看手机,一边时不时地朝自己对面的青年脸上瞟上几眼。

“息老师看我做什么?”古月衣把自己的手机倒扣在桌面上。

“看你好看呀。”息衍左手手肘支在椅子扶手上,手背撑着脸,挑起的嘴角藏到了指缝间。

 

TBC

评论(10)
热度(31)

© 穆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