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韩张】春风荡尽(三)

一、前尘

二、流光



春风荡尽,不笑多情



临安城里的勾栏瓦舍向来要到午后才开场,早晨便最是冷清。蓝溪阁紧紧关着门,门前偶尔路过的都是旁边烟雨楼或百花谷过夜的人,唯有个青衫男子慢悠悠踱到了戏楼前,抬手拍了拍门。

并没有人应声,叶修却也并不着急,隔上小半刻再去拍几下,直到终于有小厮卸下一块门板探出头来:“谁啊?下午才有戏呢。”

“你们蓝老板在么?”叶修笑笑,手里掂着半块碎银,“我不听戏,就是打听打听。”

“在呢在呢,只是蓝老板前日刚去了宣抚使司的堂会,这……”小厮手上毫不含糊地继续卸门板,见叶修还在指间转那块银子,左右望望又压低嗓子道,“这会儿在他屋里养着呢,您可别往外说,那位宣抚使大人可……真狠呐。”

“哦,他屋子就在后面院子里?”这小厮脸上表情也称得上鲜活了,叶修却没有丝毫动容。

“对对对,后面楼上最大的那间就是。”小厮赔着笑,叶修点点头,转头就走。

“这位公子你——”

“怎么,你还有事?”叶修回过头,见那小厮一脸欲说还休,笑了笑,抛着那块银子又接住,“怎么,想要?这玩意儿我盘了几年了,你要的话就便宜点,十两卖给你?”

他那块碎银往多了说也不过二两,小厮左右看看,蓝溪阁的护院都还没起来,连忙退后说没事没事小的只是看看。叶修笑笑,足尖轻点,纵身便跃向了蓝溪阁的后院。

 

 

蓝河受的伤不轻,听到敲门声时还半躺在床上:“谁啊!”

“是我。”叶修的声音落下的时候门也开了。他敲门只是客套一下,他手上不过微弱的银光闪过,就撬开了那门闩。蓝河还在想这人是谁的时候就见他站到了床前,不由握住了枕边的短剑。

“昨晚我来这,没见你上台。”叶修直接坐到他床边,不动声色地按下他拿剑的手,“怎么,伤不轻?刘皓还是郭阳?”

“叶、叶公子?”没料想他只隔了一日便来了蓝溪阁,蓝河不由有些无措,倒是叶修好像多年的老友似的,直接伸手搭上他脉门,也不知是好意还是威胁。

“气血翻腾不止,是中了郭阳一掌吧。”片刻后,不等蓝河挣开他的手,叶修便道,“还好他这云水掌没学到家,以你的底子,多休息几天也就是了。只是,这十天之内你可就出不了手了。”

“你!”蓝河一惊,他还什么都没说,这人就知道他要做什么了?

倒是叶修,看他紧张的神色,不由微微笑了起来:“你当我真不知你们蓝溪阁是做什么的?”

“那也——”蓝河本来还要争辩几句,转念一想这根本不是重点,“不对,叶公子来找我做什么?”

蓝河的屋子自然是小楼上最好的一间,叶修走到窗前拿起一旁的叉竿撑起窗户,清晨的阳光便洒落进来。光线里细小的尘埃无规则地飞舞,伸过手去却什么都抓不住。

“我就是有点好奇,你明明是去嘉世茶楼受的伤,怎么人人都以为你是在宣抚使司过了夜?”叶修笑笑,“当然,蓝溪阁的行事我不问,只是我见你时是那位张先生引我去的,这便有些奇妙了。”

“……我不认识什么张先生。”蓝河趁叶修看着窗外,拿起自己床边的衣服迅速披上站了起来,“前日晚上本是韩宣抚使请我去唱了个堂会,天没亮我就回来了。”

“哦?”叶修转过身来,背着光的面容蓝河看不分明。蓝河有些恼意,他实在是不明白这位叶公子到底为什么找到他这里来。蓝溪阁固然不仅仅是一个戏楼,戏子的身份当然也只是他蓝河的一个掩饰。临安城道上的势力,十年前只有嘉世茶楼一家,十年后嘉世式微,各方势力涌入,想要分一杯羹的自然不止他蓝溪阁。这叶公子已经离开嘉世,道上传闻里隐隐是说他和嘉世那位陶老板已然恩断义绝,此时来打探又是为了谁呢?

“莫非韩文清找你还是背着张新杰的?”叶修轻笑一声,抬眼见他脸上似有几分不悦,又笑道,“我没有不信你说的,只是觉得有些……有趣。”

蓝河歪歪头,表示不解:“怎么有趣?”

“蓝溪阁放到临安的人里,你是直接向文州负责的吧。”叶修折身坐到床边的椅子上,“那你应当知道,霸图镖局……原本就是韩文清的产业。”

“我知道,”蓝河点头,迟疑片刻又道,“我也听说,如今霸图上下,只知张先生,不知韩总镖头。”

“对。”叶修自己在旁边桌上拿起茶壶,也不管那茶水都是昨夜剩的了,自己倒了一杯,继续道,“自从老韩七年前走了那条阳关道,霸图的总镖头就好像消失了一样,一切都由账房张先生做主。老韩自己当做不知道,别人自然也不会说什么,不过你说韩文清找你时张新杰不知道,这就有些微妙了。”

“……也未必就是真不知道。”蓝河想了想,“韩宣抚使找我时并未避开他人,只是……”

“他要你做什么?”叶修跷起腿来,颇有兴致地望向蓝河。

蓝河皱皱眉:“叶公子不该问。”

“我问我的,你不想说就算了。”叶修又倒了一杯茶朝蓝河那里递过去。蓝河接过来低头看了看,过夜的茶水酽得发苦,无法入口。

“也并非不想说,只是比起这些,我更在意叶公子为何找我。”蓝河放下茶杯,整了整自己的袖口,正色道。

叶修挑眉看他,这青年大约刚过弱冠,眉宇间还有些许稚气,然而他这样认真的站在他面前的时候,脸上的线条都坚硬了起来,居然有了几分正道少侠的味道。叶修忽然觉得有些好笑,蓝溪阁背后的蓝雨也好,临安城里嘉世霸图也好,沾上了江湖黑道的路,哪里还容得下这点侠气?

“有人找我做生意,我却没有刀手,所以想来看看你们蓝雨有没有合适的人。”叶修坐在椅子里好像还不够自在,支了只腿起来,恣意洒脱得倒好像这里是他自己的屋子。

“蓝雨山庄并没有染指临安的打算,所以这座蓝溪阁里也没有几个有武功的人,恐怕要令叶公子失望了。”蓝河看着他的样子,几分不羁,几点落拓,凑起来居然是黑道上十年来风传不断的叶公子,倒是有些……也并不意外,如果叶公子不是他这个样子,又怎么会是别的样子呢?

“怎么会呢。”叶修丢下茶杯站了起来,直接走到蓝河面前,歪了歪头笑着看他,“我看你就很好啊。”



【待续】

评论(21)
热度(178)

© 穆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