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缥缈录/息古】同归 (3)

*这世上一切的坑,都有被填起来的可能。



同归(1-2)>>




天启城的雪一旦落下,便是纷纷扰扰几日都不停歇。

古月衣一人在这天启城中,把晋北故旧都拜访了一遍,便也就百无聊赖了起来。然而晋北一时是回不去的,他也只好拢着暖炉,蹲在驿馆里看那一小盆紫琳秋。

“城南的梅花开了,古将军要不要去看看?”倒是这驿馆的厨子得了古月衣两枚银毫,见他无趣,便跟他讲起天启城的景致来,“那是凌洛长公主的园子,长公主前年大约是心情很好,说她不会再来这梅园,梅花开着也是开着,不如开了园子让人去看。所以如今每至冬雪,天启城中不拘男女贫富,都会去那梅园里看看,倒也有了几段佳话。”

“不拘男女贫富?那倒确实难得。”古月衣略感讶异,他一直听说帝都不比晋北乡野,男女大防甚严,而达官贵人甚至不愿与平民走在同一条路上。这位凌洛长公主素来的名声也并不怎么样,居然能做这样的事?

“一开始倒也有人设了屏障围了景致,不愿见那平民,你道长公主知道时说了什么?”那厨子说得兴起竟卖起关子来,古月衣笑道:“不知。”

“长公主说,这天下之人有几人觉得身份高过她的,去围了罗帐她也不管,只是若没有,那园子中又凭什么挡住他人?”厨子试图学那长公主的声音气度,不过他大约也是从街头巷尾听来的,便十分的不伦不类。

古月衣倒也只是笑:“没想到凌洛长公主有这样的胸怀。”

“长公主是昔年大胤第一美人,自然非同一般。”厨子说道,然而这是美人就该不同一般的结论实在不堪一击,古月衣摇头笑笑。厨子总算想起这青年虽然看起来普通,却也已经是晋北的将军,心说莫非他嫌我不够恭敬,慌忙找了个理由走了。

古月衣看看外面的天,心想去看看吧,虽然秋叶城里同样有梅花,但去走走也好——总比对着这盆并不大精神的紫琳秋发呆要好。

 

 

从天启城朱雀大道走到头出太阳门不过数里,便是这座叫做“宁园”的林子。宁园里满是花树,而梅花尤多,白色红色乃至浅绿或墨色,九州三陆最名贵的品种都在其中了。

宁园极大,从南到北走上一遍足足需要一整天。据说凌洛长公主从前自己还乐意过来时,总是要在园子中间住上几日的。而如今那些长公主住过的小楼,都已经拆掉了,只留下蜿蜒的步道,和随处可见却各不相同的小亭子。每座亭子都雕有不同的花样,工匠们极尽心血,只为当初的公主眼中处处景致不同。

宁园里确有不少平民打扮的小姑娘,多是三五成群,穿梭在梅树间,嬉笑声隐隐约约。

古月衣行走在这梅园中时,只觉这园子从前必是主人心爱之物,却突然在她一念之间便被弃之不顾,也不知是否发生过什么故事。

园中有几处假山怪石,于花树掩映中颇见嶙峋。古月衣远远看去,见那山石中隐约有条小路,弯弯绕绕不知通向何处,便往那边走去。

古月衣生于晋北乡间,虽然不懂那些怪石到底价值几何,却也看得出它们绝不是产于一地。再普通的石头,若是从千里之外运来,也该身价不菲。而这假山虽然看似杂乱无章,不同的石头却被巧妙地堆在一起,青青黄黄,隐约间竟有些这大胤疆域的意味——古月衣忽然周身一凛,别的他不认识,那西北方淡青的几座,却不正是来自澜州擎梁山中?

古月衣在晋北时就听说过凌洛长公主,她是当今皇帝唯一的嫡亲姐姐,十几年前哀帝死后朝堂混乱时一手扶持白鹿颜登基。坊间传闻里说她素来水性杨花却有移天易日之心,古月衣从前以为多少有些夸张,可这不过一个她不要的园子里,仿佛就能看见她毫不掩饰的对这天下的野心,看来传闻也未必全是虚言。

大胤天下七百年绵延至今,大小诸侯各有各的心思,忠心为他火焰蔷薇的怕是屈指难数。古月衣想着来时雷千叶叮嘱的几句话,踏着碎石小路上浅浅积雪,往里走去。

宁园里的假山实是比外面望去还要大上不少,古月衣走了片刻,便发觉自己已然陷入这假山堆就的迷宫之中。山石上上下下时有中空和岔路,古月衣定了定神,在下一个分岔处往外看了看,不远处倒是有栋二层小楼,却是方才在假山外根本看不见的。既以弓箭成名,古月衣的目力自是极佳的,他仔细望了望,仿佛有道人影在那小楼中。古月衣往上攀了几步,大致找出方向,又瞥见雪上几枚浅浅的脚印,便往那路上走去。

虽然看起来不远,走过去也花了半刻。古月衣站在小楼前,正待敲门,就见那门从里打开,息衍站在了他面前,脸上原本挂着的慵懒笑意在看到他时略略惊讶了起来:“古将军?”

“息、息先生?”古月衣也是颇感意外,他临时起意来了这园子,居然也能碰上这位,莫非真是命中犯了什么煞?

“这园子里梅花开得很好。”息衍笑道,侧过身准备让他进来,古月衣点点头:“是啊,晋北都看不到这么多种呢。”

息衍蓦地顿住,反倒往外走去,脸上神情不变:“古将军怎么来了这里?”

“我没什么事,听说宁园景致好就过来了。”古月衣有些不解,还是对答道,“看到这假山很是特别,就过来看看。”

息衍点点头,就见对面假山中又来了一人,游侠打扮,腰间系了个酒葫芦,蒙了脸,眉宇间隐隐能看出比息衍还大了几岁,大步跨过地上几丛枯草走来,朝他二人道:“这里的花开得一般,不若前面湖边的绿梅好。”

古月衣退后半步,打量起他二人来,息衍看起来并不认识来人,却道:“果真如此?还请兄台带路。”话音未落便往前走去,古月衣还没来得及想自己要不要跟过去,就忽听得耳旁一阵风,下意识抬手挡住息衍劈过来的这一掌,还没来得及质问息衍怎么回事,息衍已然拿起手中长剑砸向他后颈。也不知他砸到哪儿,古月衣只觉眼前一黑,倒了下去。


TBC

评论(20)
热度(22)

© 穆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