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韩张】春风荡尽(四)

前排给Asakimio老师!拥抱繁星的本子终于要生出来啦!比银光落刃快了一百倍!!!点我点我!!!

 

一、前尘

二、流光

三、多情

 

“合吾——霸图——”

城门一开,清晨的临安就被一声清朗的镖号喊醒。几匹快马踏上城里的青石板路,由南向北穿过几条大街,溅起的马蹄声洒落在家家户户的院子里。

这城里的人早习惯了这样的声音,和着已经开始走街串巷卖炊饼的小贩叫卖声一起,就开始了这座城的一天。

也有人皱了眉,站在自家楼上,挺拔的身影看着那远去的几骑,不无烦躁地说:“进了城还喊?”

“从前只在北城喊,现在能喊全城了,想来他们免不了有些兴奋。”张新杰整好衣袖,头发还散乱着,走上楼梯,站在韩文清身后,“虽然有些轻狂,但如今霸图本该有这个气魄,便也不是什么坏事。”

“你真觉得叶秋和嘉世决裂了?”韩文清转过身来看他。张新杰点了点头,搬来一旁的红泥小炉,摸出袖中火折子点燃,把自己拎上来的小壶放上去。韩文清看着他烧上水又去拿旁边的茶叶,眉峰又皱起几分:“那边的茶叶放了很久,怕是不能喝了。”

张新杰正揭开盖子,闻了闻,也跟着皱起眉:“这得是有三四年了吧?居然没发霉?”

“我也不记得,大约是你上回过来的时候拿的。”韩文清答道。

张新杰自然清楚,在韩文清眼里,明前龙井与白水也并没有什么区别,只是他好歹堂堂江南道宣抚使,府里管家难道不给他备着的?

但张新杰也没再说什么,他平素虽然习惯饮茶,却不至于随身带上几钱茶叶。既然只有这陈茶,便也就取了来煮。

“我下回来再带点。”张新杰跽坐在案前摆弄茶杯,韩文清顿了顿,才点头应了好。张新杰忽的笑了笑,抬头看他:“总镖头是不是觉得我不会再来了?”

“……也不是。”韩文清脸上有些掩不住的尴尬,张新杰了然,也不再说,低头倒茶。

陈年的茶色泽暗黄,残存的一点茶香里满是浓浓的涩味。

“我前日试了奇英的拳法,他已经可以独当一面了。”韩文清说。

“奇英还是年纪轻了些,林敬言年底便来,和张佳乐一起,也足以撑到奇英闯出名号来。”张新杰说着,白瓷杯中茶汤晃了晃,“只是还要看他自己意愿如何,若他不愿囿于江湖,我也不会阻拦。”

“好。”韩文清点头,迟疑片刻又道,“扬州那边的事,他都同你说了吧?”

“漕帮的事说了,我也没什么好主意,随他们去吧。倒是临安城里风雨欲来,你要准备好才是。”

“你又要做什么?”韩文清眉头一皱,张新杰看看他,放下茶杯站起身来,与他一同凭临在栏杆旁:“天下风起云涌,我辈义无反顾。”

“朝堂之事你莫要插手。”韩文清仍是皱着眉,“近日虽有些小麻烦,我却自有办法,你做得过了,反为我掣肘。”

“张某岂敢。”张新杰一低头,韩文清反倒笑了:“你张先生有什么不敢的?想当年你入我霸图镖局——”

 “宣抚使大人,张某告退。”张新杰打断了韩文清的话,韩文清伸手拦住:“罢了,我不提从前便是,莫要急着走。”

“前尘往事于今无益,何必多提。”张新杰顿了顿,“只是我也并没有什么事了,倒是镖局里琐事还很多,不便多留。”

“新杰……你当真无事要问我?”

“蓝溪阁的刺客与原先临安城里嘉世手下的那些刀手不同,他们只听蓝雨山庄的指令。就我所知,蓝雨如今对宣抚使并无恶意,所以也不必多说了。”张新杰道,轻笑一声,“难道你以为我不知蓝桥春雪是什么人物?”

韩文清一时语塞,便看着张新杰下了楼去。这些时日坊间关于韩文清的传闻都传进他自己耳中了,他自然明白逃不过张新杰的耳目,只是却没想到张新杰已经知道了前因后果。

回过神时,张新杰已出了他这院门。他没有骑马,韩文清仍在楼上远眺,也便只能看见他一身白衣,不疾不徐地往城北走去,并不曾回头。

 

 

春风荡尽,不梦浮生

 

 

“我在这座城里住了快十年了。”

白堤上柳枝掩映,透出零星的夕阳闪烁。西湖里荷花开着,临岸的早被人摘了去,好几丈外才是开得正好,红的白的。

叶公子一袭青衫,侧过身来看跟在他后头的蓝河时,挡住了浅红的阳光。蓝河一时有些恍神,还往前走着,几乎撞上了叶修的胸膛。

“有时我会以为我就是临安人了。我在这里认识了很多人,南来北往的,都是过客。他们有的已经死了,我却常常记不起,总觉得会有一天他们还会回来,然后我就带他们来孤山喝酒。”

“他们……是你的刀手?”蓝河开口问道。他双手藏在宽大的袖子里,随时可以扔出数百枚淬了毒的暗器;惯用的软剑也在腰间,即刻便可抽出。可站在叶修身旁,蓝河觉得自己无论准备了多少,也如同毫无防备一般。他觉得叶修根本不在意他的任何手段,哪怕他根本看不出叶修带了兵刃,可若此时要蓝河暴起发难,他觉得自己殊无胜算。——幸好,也并没有人要求他这么做。

“有些是,有些不是。”叶修笑笑,“我也并不是天生就是中间人的。我也总会……有过几个朋友。”

“你会和你的刀手做朋友么?”蓝河问,一双手伸出了袖子,如柔荑如凝脂。

“不。”叶修看了一眼蓝河的那双手,正如梨园名伶所该有的那样好看,“当然不,若是做了朋友,可就不好谈价钱了。”

“那叶公子要什么价钱?”

“我向来是抽三成。”叶修懒懒地靠在了一棵树旁,“不过如今情势特殊,如果蓝老板愿意帮这个忙,我这回只抽两成。”

“其实叶公子抽多少都无所谓的,只是叶公子须知晓,我是蓝溪阁的人。”蓝河认真地看向叶修。夕阳又往下沉了几分,天地间都渐渐寂静下来。

“我知道啊,要不是知道你是蓝雨山庄的一柄剑,我也不会找你。”叶修挑了挑眉,“如今世道虽还勉强算得太平,要找几个亡命之徒还是不难的。只是我这回要杀的人也算道上的,总得找点有经验的刀手。”

“所以叶公子要杀谁?”蓝河道,“蓝溪阁愿意同叶公子结个善缘,只是若是在下力不能及的,也只能说声惭愧了。”

“那人自然不是蓝老板对手——嘉世茶楼,崔立。”

蓝河一怔,叶修刚刚离开嘉世,这就要开始对老东家下手了?可偏偏崔立在嘉世恰恰是武功最不堪的,杀他算是什么道理?

“我们做中间人的,只管穿针引线保媒拉纤。”叶修看他神色,又不由笑道,“道上的规矩蓝老板不会不懂,你不需要知道到底是谁想让他死。”

“某本微贱,不敢擅专。”蓝河低眉,叶修直起了身,倒是一副轻松的样子:“好,你自去问问你家庄主便是。说起来倒也很久没和少天喝过酒了。”

“叶公子和我家副庄主也熟识?”

“倒也能算是朋友。”叶修说完,不肯再讲,往前又走了几步,突然停下。蓝河有些不解,见他望着前方,问道:“叶公子?”

“蓝老板今年刚来临安?”

“是。”蓝河眼中仍满是疑惑,不知为何突然提起此事。

“前面便是断桥。到得冬日,临安最有名的景致便是‘断桥残雪’,蓝老板名字起的不好,还是不要往前去了。”

“我竟不知叶公子还信这些。”蓝河一愣,随即笑道,“蓝桥春雪也罢,断桥残雪也罢,不过是个名字。我辈刀头舐血之人,生死旦夕之间,若还要在意这些琐事,实在无趣。”

叶修看他模样,倒不是故作的洒脱,便也笑笑,虽还有几句话到得嘴边,想想又何必多说,便往前几步,与蓝河并肩行去。

天色竟是彻底暗了下来。

【待续】


评论(13)
热度(163)

© 穆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