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君!我喜欢红蓝评!都喜欢!任何时候都可以给我!不用顾虑!
(但是不喜欢转发,谢谢)

缘起则写,缘续则更,缘断则坑。
懒得换ID,尽量不跑路。

杂食,有的不吃,没洁癖。

【叶蓝/息古】往世书

盲狙的叶蓝浙江或广东,息古山西,结果浙江的没法写,广东和山西都是全国卷一,那就干脆crossover一篇搞定。

………写完了今天看到九州志发澜州设定,才发现我完全忘了澜州南部平原叫夜澜平原啊???下回要认真写篇九州背景的叶蓝才行!!!

全职高手 叶修x蓝河
九州缥缈录 息衍x古月衣

往世书

叶修看到蓝河回来的时候,脸上浮出了一点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笑容。
算起来也有好几个月没见了。两人工作重心不同,研究方向也不一样。这一回蓝河跟着蓝雨的团队去抢救发掘一座中州古墓,虽然说有电话联系,却也难以抵消那点想念。
那座古墓被房地产开发商发现时,墓志铭墓志盖都已损坏,从外面看来大小还颇为可观,喻文州猜测应该是胤末燮初某位侯爵以上人物的墓。
“你猜我发现了什么?”蓝河兴冲冲地站在了叶修面前。
“墓主的身份。”叶修淡淡说,搂着蓝河坐在沙发上。
蓝河连连点头,翻起了自己的手机相册。
“没被盗过?”看着空荡荡的墓室照片。叶修有些惊讶。关于这座古墓,之前蓝河在电话里和他聊过很多次,大致情况叶修是清楚的。胤末燮初的战乱时代,后世留下的史料并不多,但那个时候依然是崇尚厚葬的年代,一位侯爵的、并没有发现盗洞的墓,不应该这么空旷。
“耳室有很多弓箭和刀剑,但品质都比较寻常,没有发现传说中的魂印武器。”蓝河说,“棺木之前。墓主人只留了一封信。”
“信?”叶修惊讶,翻看起照片。可能是考虑到纸制绢制都留不长久,这封信是刻在竹简上的。在蓝河的手机里,墨迹鲜明。
“息将军他年若见,当知月衣一生,不负所托。”
叶修看着那几个字,忽然有些恍惚。
仿佛有个紫衣的青年在虚空中朝他一笑:“你的学生已经做了皇帝,另一个学生也做了大君。没有人追杀天驱了,天下也渐渐安宁。”
“你希望我做的,我都做到了。”
“当年分别,你说终将有再见的一日,也就不值得伤怀。”
“已经几十年了,你是打算凝成魅再来见我吗。”
“没关系,我很擅长等待,你知道的,一直都是。”

“燮初开国的将军里,古月衣算是不多的得以善终的之一。”蓝河说,“此前也有过一些猜想,却从没有人想过古月衣和燮羽烈王的老师息衍也有关联,这应该是个大发现。对胤、燮两朝的史书都有所补充……叶修?怎么了?”
“没事。”叶修笑笑,揽住了蓝河的肩膀,“做得超棒,再讲讲,还研究出什么了?”
“息衍生平在《胤书·素月墨羽列传》里,野史和笔记小说里提到他的也很多,古月衣就很少了,《燮书》质量本就不高,提到他只说了句初仕晋北,后率众来归,没想到他们二人……”
叶修看着蓝河,在自己的专业上侃侃而谈的样子,并没有再说什么。
这封信是什么意思呢?想给谁看呢?放在这种地方,真的会有人还能看到吗?几千年过去,精神游丝早已归于墟荒。看到看不到又怎样呢。他们的故事就算在史书上也不在一起,由不同的人在不同的年代记下毫无关联的话语。只有一封无用的信,穿越数千年放在他的面前。可那又怎么样?他并不是需要看到这封信的人。写信的人也并没有抱着什么虚无的妄念,不过是一张薄薄的竹简,一份可有可无的寄托。
从来时光最无情。
“蓝,如果是你,你会留这么一封信给我吗?”叶修蹭在蓝河的耳边。
“大概不会。”蓝河怔了怔,“怎么这么问?你觉得他们……是那种关系?就这一句话?”
叶修愣了愣,再去看他手机,无非是“不负所托”那句而已。

评论(10)
热度(80)

© 穆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