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泓/川淼】尺水之深(1)

*无关演员

*就是想搞修罗场

*CP走向不确定,陈婧自首的假设前提。


尺水之深

 

罗淼第一次见到石泓的时候,并没有意识到这个人会对他的一生产生怎样的影响。

4月11日的晚上,他还在纠结要不要给唐川发一条肯定会被吐槽毫无意义的“晚安”,就接到局里的电话,老城区有个女人自首说杀了她的前夫,需要勘验现场。

罗淼叹了口气,手指飞快跳动,敲出一句“案子总是突如其来,又要去现场了”,挣扎片刻还是没加上那句可能会显得太过刻意的“唐老师晚安”,点了发送穿上外套就冲下了楼。

现场并不很远,罗淼到的时候同事已经拉起了隔离带。几个女警围在犯罪嫌疑人身旁,她的女儿一边哭一边嘶吼说自己也有份要求警察阿姨们把她也带走,做妈妈的则坚持并不关女儿的事。隔壁的邻居开了门,站在她们旁边,见到罗淼的时候他开了口:“我听到了动静,是那个男人先动手的。”

罗淼看了看现场,通道刚刚清理好,尸体还没被抬走,看起来就是简单的被勒死——具体死因当然还要等法医鉴定,左手上有个明显的咬痕。沙发歪着,茶几和柜子上的东西也落得满地都是,明显的搏斗痕迹。有个奖杯掉在地上,罗淼推开卧室的门,看到更多的奖杯,女孩的书包放在床上,他打开,看到作业本上写着的姓名班级。

“陈晓欣今年初二?多大了?”罗淼走出来,看到他们还站在走廊上,隔壁的门开着,能看到里面堆满了书。

“问过了,过完十四岁生日了。”回答他的是一旁的女警,轻轻叹了口气。

“都带回去吧,”罗淼没看那母女俩紧紧依偎的模样,望向旁边的男人,“也请你配合我们去做个笔录。”

一切都很顺利,罗淼踏上警车的时候想到邻居的证词也许能成为母女俩正当防卫的佐证,甚至松了口气。做这么多年刑警,心底如果没有点锄强扶弱惩恶扬善的所谓正义感,早就撑不下去了——哪怕这也许会被某人称作愚蠢的热血吧。

罗淼想着掏出了手机,微信有新消息。

“知足吧,我还在实验室里等数据呢。”

罗淼笑了笑,几乎可以想象唐川一身正装站在他的实验室里看那些仪器的样子,回了句“我这运气还算好,祝你明天讲座顺利。”

心情不错,罗淼脑子里又转了转,虽然住在旧城区的老房子,但母女俩的生活水平看起来还不错,不知需不需要帮她们找法律援助。

 

 

石泓的笔录做完并没有用多久,但他试图再和陈婧见面的申请被拒绝了。

“我觉得这个石泓和陈婧关系不单纯啊。”曹伟说,“我们赶过去的时候他就在陈婧屋子里。”

“那得再去现场仔细看看,如果是他动的手,性质可就不一样了。”罗淼说,“等会儿送他回去,顺便看看。”

这一折腾天就亮了,石泓倒没什么意见,坐在长椅上,就问了一句要多久,如果第二天还需要他,他就得给学校请个假。

“石老师教的是初中?是陈晓欣的老师吗?”罗淼状似不经意地问道。

“我在育才教书,陈晓欣在一中。”石泓说道。

罗淼不明所以,曹伟却清楚:“队长你不是咱们江北人不知道,一中可是省重点,育才可比不上。”

石泓点点头,对曹伟对自己工作学校的评价并无意见。

“啊,我记得,唐老师就是一中毕业的对吧?”罗淼想了起来,“那小姑娘……可惜了。”

“虽然满了十四岁,但应该不会判她的吧。”曹伟说,罗淼瞪他一眼:“好好开车,不要乱猜,这不是咱们管得了的事。”

石泓好像没听到他俩一样,没再说话。

陈婧家在的那栋楼住户不多,那层楼也就他们两户有人常住。警方拉起的警戒带居然没什么人围观,只有快递小哥开着电三轮过来的时候惊讶了一下。

“我去拿个快递可以吗?”石泓接到电话,对罗淼和曹伟说。

“可以,但请你最近不要离开江北市,案子可能还需要你到场。”曹伟说道,和罗淼一起从警戒带里钻进去。

“凶器是熨斗的电线,这点看来应该是陈婧没问题了,如果是男人应该能找到更趁手的工具。”罗淼四处观察着。

“会不会是前夫过来,看到石泓和陈婧有点什么,然后就激情动手结果被反杀?”曹伟继续开脑洞。

“看不出这间屋子有男人生活的迹象。”罗淼打开衣柜,又看了看阳台上晾着的衣服,“他俩昨天晚上的反应看起来也不像熟悉,等会儿去石泓屋子里看一眼应该就能确定了。陈婧自首得很快,如果有关系他们没有机会收拾得那么干净。”

说着,石泓拿着快递走了上来。罗淼看了一眼,表达了想要看看他家的意愿。石泓停顿片刻,开了门让他们进去。

石泓的房间堆满了书,甚至挡住了部分窗户,开了灯也还是显得阴暗。沙发上都铺着书,光看书名都会让罗淼觉得头痛的那种。老式的衣柜连柜门都摇摇欲坠,里面几件外套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区别,倒还算干净,但都皱巴巴的。

“这好像都不是初中的数学书吧?”

“不是,”石泓低声说,把那封快递塞进抽屉里,“我……偶尔研究一点数学问题。”

“像陈景润?”曹伟笑了笑。

“比不了。”石泓摇了摇头。

石泓的屋子里看不出问题,罗淼看了看表,和曹伟告辞。石泓关了门,看起来还有点无措。

“他大概是在想今天吃什么吧。”曹伟一边下楼梯一边说,“笔录里他说他每天都去陈婧的小吃店里买便当当午饭,然后就不怎么来往了。”

“便当啊……”罗淼突然一抬头,“你把车开回去啊,我有点事。”

“啊?”

“这离刑警学院不远,刚好上回的坠楼案还要跟唐老师说一声,我走过去就好。”罗淼说完,就直接沿着河堤往刑警学院快步走了过去。


TBC.

评论(16)
热度(87)

© 穆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