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泓/川淼】尺水之深(2)

*无关真人,无关原作

*继续为修罗场而努力


第一节>>



罗淼到刑警学院的时候,唐川的讲座已经结束。他在实验室里找到唐川,把三明治递了过去。

“我还以为你会更早一点出现。”唐川拿起三明治看标签,“又是对面那家面包店的?”

“换了换了,老城区那边新开的一家,新口味,尝尝看?”罗淼在实验室里四处张望,“你的数据处理完了?”

“行了,说来干嘛吧。”唐川把三明治放进冰箱里,和一堆样本扔在一起。

“高空坠楼案——”

“你猜的没错是自杀。”

“物理学博士的案子……”

“刚才讲座都讲完了。”唐川扭过头来看他,脸上笑意带着几分揶揄之色,“你这是上班时间吧?来我这里借机摸鱼啊?”

罗淼耸了耸肩,他确实并没有一定要来找他帮忙的事,但也不至于说是上班摸鱼吧。唐川的实验室里各种仪器和数据册子摆得整整齐齐,但他不知怎么忽然想起刚刚那个有些阴郁的初中数学老师的房间。

“咦?”罗淼看到桌上放着一个国际快递,和石泓拿上来的那个包装一样,不由拿起来仔细看了看。

“国际数学物理协会——刚才收到的,我还没来得及看是什么,罗警官发现了什么吗?”唐川笑着走过来,“看得懂?”

“我也是考过四级的人好吗!”罗淼鼻子里“哼”了一声,“这个什么协会人很多吗?这可是我今天看到的第二份了。”

“嗯?这是个小圈子,”唐川站在罗淼背后,从他手里抽回那快递纸袋,“我在活动里从来没见过第二个江北人。”

“原来唐大教授也有不知道的事哦?”罗淼笑了起来,转过身来和唐川面对面,距离近得仿佛能听见对方的心跳声,“今早的案子里刚好碰到,是个数学老师,叫做石泓,在育……”

一句话没说完,罗淼仿佛听见唐川或自己谁的心跳停顿了片刻,然后就看到面前的男人往后退了一小步,脸上的笑意也凝固起来,喉咙里发出不敢置信的低哑声音:“你说……石泓?”

那一瞬间罗淼几乎想吞掉自己刚刚说的话,但又清楚地知道这无济于事。唐川的追问其实并不需要他回答,他已经听清楚了那个名字要不然不可能有这样的反应,这种下意识的追问只是因为唐川需要说一句话来掩饰他内心因这名字而起的巨大波澜。

罗淼近乎悲哀地发现自己能捕捉到唐川每一个表情变化的缘由,他曾偷偷地将这种能力称之为心有灵犀,但这一回他无法欺骗自己。唐川皱起的眉头表示他对这个名字的突然出现十分意外,但亮起的眼眸又证明,唐川对于这个名字以及它所代表的那个人,十分期待。

——难道他可以让自己辜负他的期待?

 

 

石泓听见门铃声去打开门的时候,还以为是警察又来了。

他没有多想,也没必要多想。拉开房门的时候,几缕对于春天的下午来说过于耀眼的阳光照了进来。

“好久不见。”唐川扯开嘴角,露出一个比阳光还灿烂了几分的笑容。石泓愣了愣,打开门,把他让了进来。

“来之前还有点担心你不在,没上班?”唐川把手里拎着的红酒拿出来,石泓把沙发收拾出能容一人轻松坐下的空位,低声道:“昨晚有事,请了假。”

“要不是昨晚的事我也不知道你在这里。我有个朋友,姓罗,上午在你这看到国际数学物理协会的邀请函,我才知道你在这儿。——这么多年你都在这?”

差不多吧。”石泓背过身去,试图在冰箱里找出点什么可以招待客人的东西,然而连速冻食品都没有,“出去吃吧?”

“在家吃吧,刚好喝一杯。”唐川坐在沙发里,红酒放到了茶几上,“我来叫外卖。”

老城区的外卖也乏善可陈,好歹周围有几家中学,填饱肚子不成问题。所幸两人也都不是对食物有特殊执着的,红酒就着烤肉饭,聊得倒还算自在。

吃完饭石泓还在想还可以说些什么的时候,唐川拿出一本数学系教授反证黎曼猜想的尝试,石泓一脸不信地接了过去。

“我就知道,要不是现在才拿出来,就别想吃饭了。”唐川耸了耸肩,石泓已经找出了纸笔开始演算,对他说的话充耳未闻。

唐川坐了片刻,干脆收拾了一下桌子——也就是把外卖盒子扔进垃圾桶,再把两个玻璃杯洗干净。灯开着,一层楼都没有别的邻居,只有两人平缓的呼吸声。

一切好像还是十六年前,没有因为相隔而无法触及的不在彼此身边的时光。

唐川把石泓的书架看了个遍,最后好歹是在书架顶上翻出了一本泛黄的《自然哲学的数学原理》,坐进沙发里翻看了起来。

暖气还没停,唐川把外套脱了下来,又或许是酒精的作用,不自觉地就睡了过去。

醒来时屋子里灯还没关,石泓伏在桌上似也沉沉睡去。唐川掏出了手机想看看时间,屏幕上一点亮就是微信上一连串的消息。

凌晨四点。不适合起床,也不适合回复微信。唐川抻了抻胳膊,站起来走到门边拉了拉绳把白炽灯关上。屋子里足够暖和,可以睡到天亮,不用去想其他。


TBC

评论(13)
热度(85)

© 穆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