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君!我喜欢红蓝评!都喜欢!任何时候都可以给我!不用顾虑!
(但是不喜欢转发,谢谢)

缘起则写,缘续则更,缘断则坑。
懒得换ID,尽量不跑路。

杂食,有的不吃,没洁癖。

【川泓/川淼】尺水之深(3)

*每天都在为怎样才更修罗场而苦恼

首节>>

全文>>

上节>>

石泓做了一个梦。

梦醒的时候他还有些恍惚,玻璃窗漏出的阳光都显得那么不真实。

“醒了?”唐川带着笑意的声音在他脖子后面响起,石泓只觉得一种酥麻从脊椎上蔓延开来,几乎让他难以做出回头这样简单的动作。他顿了顿,按着桌子站了起来,然后转身。

唐川看起来刚洗了把脸,正微微歪了头看他,脸侧和唇边有几道水痕,笑容温和而炽烈。

石泓扭了扭肩膀,伏案一夜后肢体的酸疼足够真实。梦里的层层布局步步为营如退潮般被遗忘,只留下几个太过震撼的画面,清晰得仿佛真的发生过。

“……几点了?”他问。

“七点,如果你是八点上班,那么应该还早。”唐川扬了扬手机,尽管他看到石泓左手腕上有那么一块表。

“哦。”石泓点点头,垂下的目光投向自己的双手。拿了十几年粉笔的手上有浅淡的皴裂,还有几道大概是睡梦中不小心划上去的红色中性笔的痕迹。但还真是一双普通的手,既没有杀过人,也没有分过尸。

石泓走到门口开始洗漱,唐川扣好了自己的西装马甲,手臂上搭着外套,拉开门。阳光照了进来。

老旧的楼房右侧传来脚步声,唐川循声望去,陈晓欣低着头走过来,跟在她后面的则是罗淼。

“罗淼?”走出房门,唐川穿外套的动作停顿了片刻。

“唐……唐老师你怎么在这里?”罗淼一愣,随即看到石泓也跟了出来,嘴角还沾了一丁点儿没擦干净的牙膏沫子。

“我来拜访一下老同学。”唐川笑道,拉过石泓,“你们应该已经认识了吧?不用我多介绍了。”

罗淼看着两人的动作慢慢地点了点头,用礼貌的微笑掩盖起眼底的震惊。石泓听见陈晓欣开门的声音,望了过去,涩声道:“陈婧……她能回来么?”

“是否起诉要看检察院那边,警方暂时只能羁押。”罗淼看了看陈晓欣,“如果检察院能判定正当防卫,最多一个月就好了。”

“罗叔叔,我和我妈妈是正当防卫!”陈晓欣骤然回头,仰着脖子盯着罗淼,“是他先动手的!”

“我们会把这些情况都告诉检察院的,警察叔叔们不会冤枉好人。”罗淼半蹲下来,平视陈晓欣,“这些天罗叔叔和其他叔叔阿姨会经常过来看你,一个人住害不害怕?要不要警察阿姨陪你?”

“不用,我不怕,只要妈妈快点回来。”陈晓欣扁了扁嘴,努力没有哭出来。罗淼点点头:“要是害怕,或者遇到坏人了,就打叔叔的电话,记得吗?”

陈晓欣点了点头,进去拿书包了。罗淼又看向石泓:“这些天晓欣一个人在家,也麻烦石老师稍微照看一下。”

石泓微微点头。唐川看了看罗淼,后者却不看他,等陈晓欣背着书包出来,才说:“我送晓欣去上学,唐老师,要带你一程吗?”

“不用了,我和石泓一起走。”唐川说,“刑警学院也不远。”

罗淼就点了点头不再说话,和陈晓欣一起下楼。唐川和石泓也跟在后面往下走。

实验一中和育才中学不是一条路,分岔路口唐川抬起手想跟罗淼道个别,却发现他压根没回头,带着陈晓欣站在一个煎饼果子摊子前,正从裤兜里艰难地掏着零钱。

去育才中学的路要经过长长的河堤,几个流浪汉常住在旁边的长椅上。路过一家烤冷面的摊位,石泓突然停住。

“怎么了?”唐川有些莫名,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两个流浪汉在那里,年老一些的不知从哪儿找来些煤渣,烧着水。

“没事。”石泓继续往前走。

“他们……冬天也在这里吗?”唐川问,江北的冬天那么冷,这些流浪汉就这样,在没有暖气的室外,艰难而顽强地活过一年又一年。

石泓没有回答。无用的齿轮,他的观点不会因为一场莫名的梦而改变,但或许没必要同唐川说出来。

陈婧的小吃店关了门。老板娘不在,店员也放了假,大概还是罗淼或曹伟帮忙通知的。

“要是中午不知道吃什么,不如去我那里?”看到石泓面对关了门的欣欣小吃有些无措,唐川建议道,“反正离得也不远。”

“不了,我吃食堂。”石泓说。规律的生活被意外打乱固然会暂时的不适应,但只要培养起新的规律就好了。陈婧搬过来之前,他已经吃了将近十年的食堂,或者说,也只是回归原来的轨道而已。

唐川走到自己实验室的时候,才又打开了手机。最新的微信依然来自于昨天晚上的罗淼,和平时一样说了一堆琐事之后,大概是因为没有得到回应,只在十二点的时候留下了最后一句“不打扰了,晚安”。

——不知道石泓用不用微信,忘了问了。唐川想。

TBC.


手速奇慢,工作的时候又不方便摸鱼,有追文的小伙伴见谅。

中午三刷,找了点细节,发现前面有些要改……比如陈晓欣的学校全名是“江北市第一实验中学”……但是还是先写完再说吧。

关于陈婧如果自首算正当防卫还是防卫过当的故意伤害/故意杀人,昨天去找了点判决书看,刚好在知乎也看到了一个答案(虽然好像不是因为这个电影引发的讨论),然后发现德州运河今日说法都发了长微博。

应该算作参考资料吧233

知乎这个答案对我影响比较大,因为在此之前我也是相信在中国被判定为正当防卫的情况非常少见的一个人……在这之后去搜了些新闻,发现确实还是有不少被认定为正当防卫的案例的。

查资料之前我比较倾向于陈婧会被认为是防卫过当的故意杀人,现在我觉得完全可以正当防卫……毕竟依照我国国情,傅坚,没有亲戚朋友替他去闹,舆论(如果有)会倾向于看起来无辜的母女,检察院想来也宁可少一事……

……所以这个话题又成了,尼玛处女座写个什么文哦……

我会说上一节会写到烤肉饭都是因为我用美团外卖搜了搜哈尔滨一中附近然后看到一家烤肉饭感觉还不错吗……

评论(9)
热度(65)

© 穆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