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流年暗换

叶修x蓝河,剑三PARO,一发完结。


流年暗换

 

蓝河是在金水镇做任务的时候捡到忧郁小猫猫的。

也不算“捡”,其实就是做任务组队组上了。俩三十多级的号,要说忧郁小猫猫一个霸刀还是比蓝河这个长歌打怪更快一点的,毕竟一代新爹换旧爹,蓝河要是想不通这一点也不会去玩小号。

当然,长歌正太比霸刀萝莉好看,蓝河这么认为,万分笃定。

这年头1-90级代练才十块钱,还自己做任务升级的一般都是萌新,然而这个忧郁小猫猫虽然装备乱穿奇穴瞎点,打起怪来却比蓝河还快,让他还是有几分郁卒的——只能说,霸霸就是霸霸。

两个人也不怎么说话,接了任务做做做做,打怪采草杀小BOSS,除了偶然大轻功摔死之外就没什么意外。

“我记得以前这里有段叶凡唐小婉的剧情呢?删了?”突然,队伍频道多了一行字。

“应该还在吧,等级没到。”蓝河打开地图看了看,“那个要到四十多级呢。兄弟是回归玩新号?”

“是啊,好多年没玩了。开霸刀了嘛,当年A的时候好像跟谁说过开霸刀就回来怼他藏剑#笨猪”忧郁小猫猫说。

蓝河点点点。

他大号蓝桥春雪就是藏剑,叶英门下正天之阳,正正经经的情怀藏剑,要不也不会在玩小号的时候选长歌都不选霸刀。

“代练现在挺便宜的,过几天活动应该还有直升丸子,兄弟要是老手这样比较快。”蓝河说。

“熟悉技能。”忧郁小猫猫说着切了个体态。

“理解。那我等会儿开大号带自己刷无盐岛,兄弟要一起吗?”蓝河说,绝没有因为他那句“开霸刀回来怼他藏剑”而想起任何人。

“好啊。”忧郁小猫猫坦然,然后从包裹里摸出根糖葫芦。

“猫猫姐对我最好了!”蓝河头上冒出一行白字。

蓝河捂脸,被个霸刀萝莉喂糖葫芦是什么体验——等等,为什么一个三十多级的号身上会带糖葫芦啊!

  

 

蓝河很快升到了36级,稍微等了一下,忧郁小猫猫也就到了。两个号战狂牌飞到无盐岛门口,蓝河双开了大号上来,进组。

“记得接门口的循环任务。”蓝河习惯性地嘱咐了一句,然后才想起对方既然是老手新号应该不会不知道才对。

忧郁小猫猫没说话,点着刚刚进组的蓝桥春雪,查看装备,查看隐元秘鉴,查看……

“忧郁小猫猫请求查看您的情缘信息”的海鳗提示框突然出现在蓝桥春雪的界面里,蓝河一愣,顺手点了同意,反正也压根没有。

“你换了张脸#鄙视”忧郁小猫猫说。

“???”蓝河莫名,这年头谁不捏几张脸?他还没做完千形成就呢!

“没以前帅了啊小蓝。”忧郁小猫猫说着进了本,留下蓝河一脸懵逼。

“狐金黑年轮!不懂别瞎说!”蓝河跟着进了本愤怒道,“知道什么叫海景房吗!”说着赶紧把自己的披风点开,把栽火莲掏了出来。

“是不懂#大笑 但我觉得,你还是以前不背重剑穿纯阳剑茗的时候最帅。”

“……你是谁?”蓝河站在无盐岛入口,慢慢地打出了这三个字。

 

 

蓝桥春雪当年确实不背重剑,还穿纯阳剑茗,但他确实是个情怀藏剑,为了战宝迦兰一把月冷寒泉能把好友列表里的剑纯都加仇人的那种。

70年代的时候蓝桥春雪是个残剑,只学问水诀不修山居剑意,装备栏里没开重剑槽,啸日之后还是轻剑,12秒后继续啸日无限免控,在PVP里堪称一代奇葩。当然,逆天的免控带来的负面影响就是输出太低,而蓝桥又得去做橙武轻剑青君,必须打本刷小铁,他就去学了二内剑纯,居然也成了服务器一代传奇的副本指挥。

幸好蓝溪阁帮会团都服他,不然就算那时候还没流行起818这种问题,蓝桥春雪也该被挂到贴吧一百八十遍了。

 

 

忧郁小猫猫没回话,蓝河默默按了按O键打开了自己的好友列表。

0/199,199个好友0人在线。毕竟是工作日上午,蓝溪阁那几个还在玩的也没上线,其他人就更都是,多少年也没指望过他的头像亮起。一些人停留在70级,另一些80、90,级,即便是95级的也有很多名字旁边出现了代表至少一个月没上线的白色小信封。

蓝河点开列表第一个人,80级,大侠头像,1500好感度。

 

 

君莫笑,2010年6月3日步入江湖,来到了空山灵谷之中的稻香村。

历经了1年零6个月的血雨腥风

行侠仗义,名满天下各大势力

为恶人谷做出了杰出的贡献

傲视群雄天下何人不识君

封刀归隐1874天

此生与你  生死不离

 

 

大侠号君莫笑是服务器里另一个传说。

70年代玩大侠号的不算少,学个二内比别人也差不了很多。但君莫笑不学二内,他就拿着把天策的枪,用默认的梅花枪法,加上人人都有的回风扫叶和横扫千军,带着一团乱七八糟的人,把南屏山的龙鱼给干掉了。

回风扫叶和横扫千军……蓝河看了看自己的技能栏,笑了笑,连猛虎下山和飞景都没了,全都是时代的眼泪啊。

当然君莫笑不仅仅打过龙鱼,他之所以成名还是因为……他是恶人的攻防指挥。

拿个大侠号指挥攻防,70年代还成功地偷过老谢,即便他AFK之后很久,还总有人怀念地想起那个属于恶人谷的时代。当然,彼时他还在的时候,喷他拿大侠号混分坑人的也不少,更有甚者说“一个团的奶妈保一个,我上我也行”之类的话。

蓝桥春雪是浩气,攻防的时候偶尔给春易老辅个麦或者带下特种团,和君莫笑互怼过几场,也就那么算是认识了,加了好友。

再后来……大战的时候蓝桥开着二内得打两个人的DPS,因为总有一个大侠号要跟他绑定。要不是两人都有那么几个小迷妹愿意贡献更多的DPS或者治疗,估计大战日常都做不成。

也插过旗。蓝桥春雪好歹一代残剑,长安插旗内战无敌,就算对当年的天策冰心胜率也甚为可观,结果碰上君莫笑,被他绕背绕得无话可说,恨不得举报外挂——偏偏他还知道,那真不是外挂。

君莫笑的插旗堪称当年长安一大毒瘤,他那回风扫叶横扫千军固然能无视闪避直接命中,但到底等级太低,谁也杀不死,可他的绕背卡视角的技术又真的无人能破,谁,也杀不死。

70年代好感度容易刷,盒子还是大脚有个上线自动密聊好感度+5的设置,再加上他们那个坑爹大战队伍还经常奢侈地吃个桌子,蓝桥春雪和君莫笑的好感度很快就满了。

蓝桥春雪的金兰戒上名字是春易老和笔言飞,连理枝上却是君莫笑。

那个时候还没流行“情缘”的说法,好友频道却刷起了“[君莫笑]和[蓝桥春雪]有JQ#笨猪#笨猪#笨猪”。

那时候蓝河却只说:“你明年要还是大侠号我就不跟你做了!”

是啊,大侠号腿又短,挤不上万花谷的电梯,全靠蓝河挤上去然后用义金兰拉他。

后来……后来是哪一年开始就不用挤电梯可以直接传送了呢?蓝河记不清,毕竟他也没再做过那个任务。

蓝河后来看过一个818,开贴的姑娘说,那些哭着喊着说要AFK还把兜里金币五行石什么值钱的东西都分送亲友了或者买了烟花放放放的,大多数人迟早都会回来,真正的AFK,可能他自己都没有想到,就是有一天下线之后,就不再想上来,也再也没上来了。

2011年底开了唐门,同时开放副本唐门密室,有几率掉落230品特效武器。

蓝河想要那把轻剑析微,那时候副本每天只有一次,也就自然加入了“唐门密室每日一黑”的队伍。然而一个新开的副本,即便是五人本,对装备和输出要求也是很高的,蓝桥春雪没法和君莫笑一起打这个本。君莫笑倒是没说什么,反正他本来对副本需求也不是很大,倒是很多本来下了注赌他要入唐门的人失望了。

君莫笑依然是大侠号,在长安插旗尽管赢不了谁却也没人杀得了的那种大侠。

然而11月的更新最大的变化是,剑三开启了轻功模式。

W+W+空格,后来的玩家几乎是一上手就必须学会的技能,从轻功1.0到轻功2.0,加上马术轻功,野外无论打人还是逃跑都更为便捷。无论后来某些门派因为轻功1.0飞不高或飞不远骂了策划多少次,但至少都富有门派特色。

没门派的就飞不了。

有了轻功之后的大攻防陡然一变,原本只是骑马抄小路对冲的局面变成了比拼飞行速度,面对飞得太高不慎摔死的唐门们、飞得太远又得往回跑的藏剑和七秀们、飞得太矮挂在浩气盟山林中的天策们,只有两段轻功的大侠号君莫笑,终于不得不承认大侠的玩法无法继续。

于是君莫笑下了线,侠字头像再也没亮起来过。

一开始还有不少人戳蓝桥春雪问君莫笑去哪儿了,蓝河只能反反复复说不知道,后来干脆攻防时候上了麦说你们别问了,大概是回归三次元了吧。

当然君莫笑也不至于消失得那么突兀,他走之前YY还是给蓝桥春雪留了句话的,他说大侠号大概真的没法玩了,等开霸刀的时候再回来插旗。

没过多久,残剑的玩法也被和谐掉了,藏剑入门默认双心法。也不是什么大事,不过多一把武器,都算不上重头再来。蓝桥春雪不再穿纯阳校服,老老实实研究夜雨映波岱宗开始打副本。开了明教,开了丐帮,出了正太体型,奇穴代替镇派。回风扫叶横扫千军猛虎下山妙手回春都从技能栏里彻底消失,二内也被废了。再就是苍云、长歌,终于到了霸刀。

转眼五年多。

蓝河想自己从没有期待过君莫笑回来,一起打过的本躺过的尸做过的任务放过的烟花好像都那么遥远,远得好像从来没有发生过。

他看着海鳗情缘,突然笑了笑。当年……有海鳗了吗?

 

 

曾经是浩气第一大帮的蓝溪阁后来也都A得差不多了,剩下几个当年所谓五大高手的,也都成了养老玩家。倒是曾经热衷于和蓝桥春雪插旗的绕岸垂杨,建了个帮会,居然也在战功榜上混到前几名,这赛季做了个凤鸣堡堡主,偶尔据点战缺指挥还拉着蓝河去帮他临时上个麦。

倒是也还有老玩家记得他,贴吧里也有怀旧贴说当年我服可奇葩啦,浩气指挥是残剑恶人指挥是大侠,这俩还经常一起去25战宝坑队友你们敢信?

所以蓝河开着大号走在路上被人密聊勾搭的可能性还是挺高的,毕竟也有开着艺人在成都挂机结果转头回来摊子就被人送了2000鲜花的经历……

但是不背重剑,穿纯阳剑茗这种细节,哪个怀旧贴里也没写过。

蓝桥春雪看着眼前的霸刀萝莉,脑海里千头万绪。哪有这么巧的事?他只是闲来无事去练个小号而已,如今的服务器这么大,怎么就能偶遇了他?

忧郁小猫猫一直没说话,蓝河便也不说,等到神行都快好了,突然听到YY传来消息声。

“小蓝啊,好久不见。”

蓝河再次点点点。

“真巧啊,要不你还是帮我去买个直升丸子?”君莫笑的头像在右下角跳动,“艾玛,可算想起我YY账号了……现在大侠号是不是更没法玩了?”

“对。我以为你决定玩霸刀了呢。”蓝河回复,决定暂时不吐槽他的ID,尽管忧郁小猫猫这种名字放在这年头的剑三谁都会觉得是个抠脚大汉的。

“等我充个点卡。”君莫笑说着,忧郁小猫猫下了线,没一会儿,蓝桥春雪的系统提示:

您的好友[君莫笑]上线了。

您的仇人[君莫笑]上线了。

曾经哪次更新了之后有个设定是加了仇人自动删好友,但是早年间既有好友又有仇人的依然保存。这么多年,蓝河既没删过君莫笑的好友,也没删过他的仇人。

“……卧槽你怎么这么快啊,你要上线绑个招募先啊!”

“你说啥听不懂。”

蓝桥无语。算了,反正他都已经上线了。蓝河看着好友频道的1/199,笑了笑。早年间他还没事寄点东西到他号上,随着一次次的30天退信,也就不再做这种除了感动自己外毫无意义的矫情事了。还好还好,这么多年了,想必系统不会留下任何能被他发现的痕迹。

“咦?还能写签名档了啊?”君莫笑发来句惊叹,蓝河下意识地看了看自己的签名,《眉间雪》的著名台词,“我谁也没有等,谁也不会回来”。

“卧槽,这弹得吓人。”君莫笑说着截了张图过来,系统频道黄字通知,以刷屏的速度滚动着,请大侠加入门派。蓝河不由笑了出来,这是多见不得大侠号啊。

“你一直在玩吗?”君莫笑继续问。

“是啊。”

“那你有囤五限吗?”

“……不提这个还可以做朋友。”蓝河愤怒地组上了君莫笑,看见他在长安,意识到肯定是当年在老长安下的线,迅速飞到成都找余半仙骑着688脚气马跑到了君莫笑面前,然后点开了自己的外观预设,确定了君莫笑点着自己呢,就开始切换外观。

“这是五红和情阅,狐狸毛披风。”

多少成女看着他这套流口水并痛心疾首啊。

“这是狐金和黑年轮,六翼披风。”

进入95年代,他还上过818呢。

“这是一代金和粉白菜,栽火莲披风。”

还被阵营女神求过情缘。

“这是六红、白娃娃菜和狼头披风。”

那么多的过往里都没有你,其实也都不用说了吧。

……

“要不是这些外观穿在我成男身上卖不出我早就A了好吗!”随着君莫笑也开始发点点点,蓝河终于结束了展示海景房的动作,“要是当初没穿上,卖出去都够我婚房首付了!”

“……你要结婚了?”

“买不起房子啊!只好继续渣游戏啊!”蓝河发着猞猁表情——哼,你们大侠号还没有门派宠物呢。

“那我就放心了。”君莫笑回复。

蓝河正想说这算什么放心啊,就看见好友频道里君莫笑的签名改了改:“别等了,我回来了。”

……自我感觉真好。蓝河想,你蓝哥的签名又不是写给你看的。

君莫笑见他没动静,退组又点了他切磋。蓝河顺手接了,心想这差着25级呢你想怎样啊,战斗一开始直接转起九溪弥烟,君莫笑立刻就喝了杯茶。

“这可是我第一次输啊蓝桥大大。”君莫笑说,“萌新求带。”

好吧好吧,带你带你。蓝河扶额,片刻,对着电脑,突然笑了出来。

 

-fin-


评论(65)
热度(335)

© 穆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