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韩张】春风荡尽(十二)

首章>>>

全文>>>

上章>>>


宋奇英道了句失陪便往外走,楚云秀拉着张新杰往后面无人的院子里走去。荼蘼已谢,花事未了,几树紫薇盛放。

“我平白多问你一句,长安毕竟是你师门故里,你当真不回去看一眼?”楚云秀斜靠在栏杆边,手上蔻丹艳艳,抚过栏杆外几朵蔷薇,“你刚来临安的时候,小宋才多大啊。”

张新杰仔细去想时,宋奇英如今未及加冠,也就比他小个七八岁,但他却好像真是看着宋奇英长大的,看他从垂髫幼子长成如今的俊朗少年,倒真觉得自己好像已经老了一样。

“我来时,比奇英如今还大点,早不是不懂事的年纪。”张新杰微微笑道,“长安故人问我,无非是未断愁肠,不尽杯酒。秋宵落雁难归,醒来空弦不抚。”

“听不懂。”楚云秀指尖敲敲栏杆,扬眉瞪着他,做出点气恼的样子来。

“不过是……未老莫还乡,还乡须断肠。”张新杰脸上笑容不改,“乡音已改,儿童不识。与其到时候问姓惊初见,不如就此相忘于江湖。”

“好罢。”楚云秀站直了身,捶了捶腰,脸上神色重归慵懒,“张先生所说,楚云秀并不很懂。只知天涯路远,就此别过,祝张先生……得偿所愿。”

“云秀,你?”

“临安这个地方很好,却不是我久居之所。”楚云秀转身,衣袂飘然,暗香隐隐。

“山长水阔,恕不远送。”张新杰低头一揖。

“韩总镖头今天不来么?”楚云秀忽然又问道。

“霸图镖局总镖头姓宋。”张新杰答道。

“并无外人,张先生何必如此滴水不漏?”楚云秀话音刚落,忽而笑道,“是了,我便是外人。”说罢,整了整肩臂处的披帛,再不回头。

张新杰并未反驳,却也忍不住暗暗叹了一声。他十八岁离开师门闯荡江湖,一年后遇到韩文清留在霸图,江湖上的朋友其实并不很多,楚云秀算是一个。他和她在苏州相识,也曾把臂同游观花斗酒。后来她把烟雨楼开遍了江南,张新杰与她虽再少有私下交往,霸图镖局和烟雨楼却少不了合作,倒也算是熟识。

“吾不幸,向所谓同年友,当其盛时,连辔举镳,互绝九衢,若屏风然。”张新杰默念。

 

 

“热闹看完了,走吧走吧。”见那几个漕帮汉子悻悻而归,叶修拍拍蓝河。

“我都不知道为什么要来。”蓝河和他一起混在人群中。他本是想直接回蓝溪阁的,却在看到那几匹大宛马时听了叶修的建议又来霸图看看情况。

“年初漕帮有个年轻人架空了林敬言上位,传说林敬言将要投靠霸图,我本以为他们是来示威的。”叶修笑笑,同蓝河解释,“没想到他们竟然想收买张新杰,真是……不知该说他们聪明好,还是该说他们太天真。”

“叶公子为何这么说?”蓝河好奇道,“我只知张先生原是终南山上的人,本来也以为他是想掌控霸图,可如今见他似乎也无意于此?漕帮又要他去做什么?”

“终南一脉,讲究的本是天人合一,近乎修道,兼以医术。我第一次听说他,也是因为传闻中忽然出现一个年轻的神医。”叶修和蓝河一道往外走着,低声与他讲这江湖掌故,“譬如京中叶离郡主那胎里带来的虚症,从前请了多少神医也治不了,在他手中却几服药便治好了。孰料这样一个神医,却不知为何得罪了丐帮,被追杀到琅琊一带,没了声息,再就是几年后突然出现在临安城的霸图镖局了。”

倒也不算难猜,无非是当时在那的韩文清救了张新杰。张新杰却不止会医术,他胸中自有城府,格局不小,很快就执掌了霸图镖局,也从此扎进了那时嘉世一家独大、别人难以渗入的临安城。

“漕帮现在全是年轻人,能打,然而江湖上的事又岂是全靠打的?”叶修又说,蓝河张了张口,却没能把反驳说出口。他自然是知道的,纵然他也曾梦想凭手中长剑行侠江湖,却到底也只能随世浮沉。

“所以他们也还算聪明,知道一个如张新杰一般的人能教他们怎么做,怎样继续把漕帮的生意做下去,怎样和倭寇、和官府、和黑白两道的江湖人打交道。”叶修笑笑,“但他们又太天真,张新杰若是能被收买走,如今也早就不在临安了。”

蓝河想了想,道:“也不过是……尽人事听天命。”

“是,既然可以,还是要尽己所能。”叶修淡淡道,“若我易地而处,纵是天命,也要同它争上一争。”


====

替新杰掉了掉书袋

长安故人问我,无非是未断愁肠,不尽杯酒。秋宵落雁难归,醒来空弦不抚。

化用辛弃疾《木兰花慢·滁州送范倅》“长安故人问我,道愁肠殢酒只依然。目断秋霄落雁,醉来时响空弦。”

其实就是回不了老家的意思。

设定上张新杰是终南一脉,也就是长安人,所以他故人就是师门师兄弟啦。

未老莫还乡,还乡须断肠。

韦庄《菩萨蛮》原句。字面意思。

乡音已改,儿童不识

化用贺知章《回乡偶书》(这个应该是小学范畴吧?)

问姓惊初见

李益《喜见外弟又言别》

“十年离乱后,长大一相逢。问姓惊初见,称名忆旧容。别来沧海事,语罢暮天钟。明日巴陵道,秋山又几重。”

我挺喜欢这首诗的,讲的是诗人和他表弟长大之后偶然相遇,都不知道对方是谁以为初见,提起名字才想起旧时面容。

相忘于江湖。

《庄子》……我觉得不用注释。

这一系列引用其实就是表达“长安的故人未必记得我了,我也觉得江南很好, 所以我不想回老家了”的意思(。


吾不幸,向所谓同年友,当其盛时,连辔举镳,互绝九衢,若屏风然。

刘禹锡《送张盥赴举序》“吾不幸,向所谓同年友,当其盛时,连辔举镳,互绝九衢,若屏风然。今来,落落如晨星之相望。” 

当年的朋友很多,最多的时候我们一起骑马能把路给堵了。但现在,已经少得像早晨的星星一样了。这里是表达和楚云秀已经不再是当年的朋友关系……其实“落落晨星”就可以表达这种意思了,但……啊我就是替新杰掉个书袋……(喂


评论(17)
热度(127)

© 穆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