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花吐症

烂大街的花吐病梗。

有私设。

一发完结。



第一朵花是婆婆纳。

极小的蓝色花朵,春天时路边随处可见的那种,一开便是一大片。

要不是蓝河百分百确定这是从自己喉咙里咳出来的,他会以为那是蓝溪阁楼下花坛里长的野花。

花吐症。蓝河顺手百度,给自己搜索诊断,然后转过身看旁边桌上的笔言飞:“二笔,我觉得我要死了。”

“怎么了怎么了,君莫笑又来抢BOSS了?”笔言飞一把拿起旁边的水杯,愉悦地带薪喝水。

“我可能得了花吐症。”蓝河一脸严肃,摊开手给他看那朵婆婆纳。

“哈哈哈哈老蓝你真拼!”笔言飞大笑了起来,“楼下路边摘的吧?我看看……”

“别碰!”坐在他俩背后的梁易春突然站起来,表情严肃,“蓝桥你说真的?”

“我骗你这个干嘛,得这种病很得意吗……”蓝河捂脸,“度娘说可能是碰过同样花吐病的人吐出来的花……你们记不记得上个星期我收到过一个快递?”

笔言飞点头,他当时还和蓝河一起吐槽来着,一盒子玫瑰花瓣这么少女的表白方式,却问遍蓝溪阁团里那些可能对蓝河有意思的小姑娘也没人承认。

“我现在觉得那是恐怖袭击……”蓝河生无可恋。

“时代进步了,花吐症死不了人的。”梁易春安慰他道,“批你一天病假,快去医院看看。”

“一天?你的良心不会痛吗大春!”蓝河痛心疾首。

“你要是去表白,那就批事假两天。”梁易春顿了顿,“两天够了吧?你喜欢谁啊?”

“一定是个很土的人,”笔言飞指着蓝河手里那朵婆婆纳,“花吐病我从小到大也看过好几例了,别人都吐玫瑰啊樱花啊什么的,没见过吐这种路边小野花的。”

“是啊很土,非常土……”蓝河仰天长叹。

“等等,那盒花瓣我也碰过,我会不会得病啊?”笔言飞突然紧张起来。

“二笔你还会暗恋人吗?绕岸垂杨得病都不会轮到你的——说起来那盒花瓣不会是绕岸寄给你的吧?”梁易春试图破案。

“不知道……我去医院了……”蓝河拔卡关电脑,把蓝桥春雪放进兜里。

“放心,最多去传染病区隔离几个月,死不了。”笔言飞挥手,“在医院也要记得带团哦老蓝!你只有一天病假!”

 

 

确实不是什么大病。看起来和蓝河他大姨差不多年纪的医生大手一挥:“去表白。”

“去不了……”

“小伙子不要这么怂,这样追不到小姑娘的!”

“……不是。”

“哦不是小姑娘?真不去?那就只好住院观察了。”医生笑笑,“放心,三个月就没事了。”

“要三个月治好?”蓝河问,疑难杂症百度疗法果然不靠谱,有人说三个月会死人呢,“那……医保包吗?”

“目前还是治不好,不过呢,三个月过去就可以忘记那个人了,忘记了就不暗恋了也就没事了。”医生阿姨温柔的笑意里透着凌厉的目光,“年轻人,要去办住院手续吗?——可以自愈,医保不包。”

“我……还是再考虑一下。”

 

 

一考虑就是一个月过去。

蓝河再次申请了在家办公,以免不小心再传染他人。春去夏来,职业圈结束了常规赛,兴欣战队居然真的进入了季后总冠军的争夺。蓝溪阁的工作愈发繁重,输给兴欣之后更是如此,每个人都憋着股气,定要为自家战队争口气。

小小的婆婆纳悄然变化,一朵朵勿忘我从蓝河喉中咳出,铺满了两个快递纸箱——医生说了,没晒干之前的花朵具有强感染性,不能乱扔。

蓝河其实不认识勿忘我,他就是单纯地觉得这野花变大了,一定是病情更严重了。

果然不能就这样下去了。蓝河想,不就是表个白吗,万一呢。

万一那位大神还记得自己呢?万一他还是单身而且基佬呢?万一他无所谓和谁在一起所以愿意和他在一起呢?

这地球上有七十亿人呢,万一的万一,也不是完全不可能的对吧?如果落到了头上,这就是一万的一万倍欢喜呀。

 

 

荣耀联盟第十赛季的总决赛在S市,蓝河想尽办法总算抢到了一张票。他戴着口罩进了场,看到了那个人重登顶峰的瞬间。

奖杯从他指尖滑落的时候, 蓝河又咳了一声。

蓝色的花瓣越来越大,他拢去花瓣藏进随身双肩包里的动作都几乎藏不住,还好周围的人并没有谁会在这个时刻在意他的举动。轮回的粉丝们不可置信,而兴欣的已经陷入狂欢。蓝河觉得自己的淡定与周围格格不入,可没错,他并不意外,那可是叶修啊,叶修怎么可能会走到了现在却拿不到那个奖杯呢?

他就是这个游戏里,名副其实的荣耀。

蓝河看着他从领奖台走下,却不是去往休息室的方向。

发布会他不参加吗,蓝河想,最后三点五秒的画面一闪而过。还是……需要休息吧。

他能去打扰他吗?蓝河苦笑。

他奔波千里,见证了他重临巅峰,就已经是生命中的一场意外了。而所谓暗恋,活该无疾而终。

就算他想去表白,叶修又能听到吗?赛场那么大,而观众席和选手通道那么远。

蓝河站起来,和周围狂欢的人群一样,朝着场中大喊了一声“叶修我爱你”。

真心话大声喊出来倒无所畏惧了。

反正和身边其他人的声音并无二致。

 

 

蓝河还是先退了场。

会场里大多数人还沉浸在最后的比赛里,新闻发布会还在进行,而蓝河站在街上。背后的体育场里的欢呼和振奋都能传递到空无一人的街上。

也许这是这条街最空旷的一刻。蓝河抬头,看见一个人蹲在路灯边抽烟。

天无绝人之路,或者……命中注定?

蓝河走过去。

叶修抬头,双手无力地交握,烟叼在嘴里。

“叶修。”蓝河喊他。

“啊……你好?”叶修含混地回答,烟卷还在嘴里。

“我是蓝河……不知道叶神记不记得?……我喜欢你。”

不知道是不是用尽了毕生的勇气,蓝河有点绝望地想。

“……谢谢啊。”叶修愣了愣,笑道,试图站起来,却晃了晃,扶了旁边电线杆一把,“我们在哪里认识的?”

“网游里,叶神不记得也很正常。打扰了。”蓝河飞快地说道,一瞬间的语速可能超过了自己的偶像。然后他慌忙转过身,一阵咳嗽。

一朵漂亮的鸢尾花。

“花吐病啊?”叶修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带着些蓝河听不分明的感慨,“我之前好像也得了这个病,不过记不清了。哎,这病一辈子也就得一次,免疫了就好了。”

“是吗。”蓝河笑笑,果然,即便是叶修……也有求之不得的人。

那么自己又有什么关系呢。

虽然……要忘记他的话,好像真的会很难过啊。

 

 

蓝色的花都枯萎了。

蓝河把那些花瓣收集起来晒干,放进一个盒子里。家里的架子并不很大,他看着旁边的另一个盒子,想不起这是什么时候收到的。

同样已经干枯的红色玫瑰花瓣铺满了整个精致的纸盒,蓝河想起谁和自己说这种病得过一次也就免疫,笑着翻开了那些花瓣。

纸盒底部有一张卡片,不算多精美,却是谁亲手写过几行字。

“想了想还是要告诉你,我喜欢你呀。”

是谁对自己表过白吗?蓝河想。

下面的落款是“叶修”。

这是谁呢,蓝河茫然地试图从脑海里找到这个名字。

完全没有印象啊。

也许是寄错了吧。难怪自己当年也没翻到这张明信片——还是个挺丑的荣耀角色的明信片啊。

这谁啊,乱七八糟的,一定是全荣耀最难看的搭配。蓝河想。



-fin-







“君莫笑又来抢BOSS了蓝桥你给我上线带团!”笔言飞的电话突然轰炸。

“来了来了来了!”蓝河慌忙开机。

君莫笑这样的大魔王,就算宇宙毁灭蓝河也不会忘记他啊。

蓝桥春雪带着几百号人,面对那个和明信片上一样乱七八糟装备的人,恍然醒悟。

打开好友,发现这个名字居然真的在好友列表里,虽然完全不记得是什么时候加上的了。

蓝河想了想,发过去一条密聊。

“你是叶修?”

良久,收到一条回复。

“是啊,不然呢?”

蓝河心想难道要把那盒花瓣的事说出来吗,好尴尬,对方说不定早就忘了啊。

算了算了,先抢BOSS。

结果当然是没抢到。

没抢到了还要被嘲讽。

蓝河心塞塞。

“蓝桥春雪……蓝河是吧?我的粉丝嘛!”

“我怎么会是你的粉丝?”

“当年你跟我表白过的呢这么快就忘了吗!”

“明明是你跟我表白好吧我有证据的!”

“开什么玩笑怎么可能!”

——很多年后,到底谁先表白的这件事,依然是叶修大大和蓝河大大夫夫生活的吵架日常。


-一个被妖都O睡地板威胁而打的补丁-

-真的fin了-

评论(106)
热度(567)

© 穆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