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君!我喜欢红蓝评!都喜欢!任何时候都可以给我!不用顾虑!
(但是不喜欢转发,谢谢)

缘起则写,缘续则更,缘断则坑。
懒得换ID,尽量不跑路。

杂食,有的不吃,没洁癖。

【叶蓝/韩张】春风荡尽(十三)

这节都是叶蓝没韩张


首章>>>

全文>>>

上章>>>


蓝河侧过脸来又看了叶修一眼。他仍然是那副百无聊赖的模样,完全看不出刚刚说出了要与天争命这样的话语。蓝河心里忽地便是一动。

叶修说的当然是真话,他看得出来。十几年来蓝河在绮陌勾栏中演绎了万千情态,虚虚幻幻假假真真,瞒得过别人却不能瞒了自己。身在泥潭,总要守得灵台一点清明,否则……否则早已陷入其中,又哪里能等到如今可以仗剑破局的一天?

但这样一个人,固然曾是临安城里黑道上有名的人物,平素却看不出有怎样的武功,如今更是藏身酒肆之中,若不是这么一句“与天争命”,蓝河竟也很难想起他是多么可怕的一个人。至于有多可怕,蓝河也不清楚——他毕竟也没见过叶修出手。

“在想什么?”叶修见他模样,轻笑了一声,“蓝老板看上我了?”

蓝河低了低头,没说话,没挽起的几缕发丝被晚风吹着飘在耳边,叶修又忍不住伸出手去给他拢住。蓝河侧过脸,低声道:“叶公子与天争命,可曾胜过么?纵是胜过,又安知……这胜负又是不是命呢?”

“天意如何,谁又知晓?”叶修笑道,伸过去的手拍了拍他的肩,“我之过往,固有难挽狂澜之事,亦有快意洒脱之时,至于胜负天命,何必多想?于今,不过愿蓝老板平安顺遂而已。”

蓝河抬眼看他,叶修笑意未曾敛去,倒更盛了几分。

“天快黑了。”蓝河说,往蓝溪阁的方向望了望。

“我送你回去。”

 

 

 

春风荡尽,不恕轻狂

 

走到坊市门口,蓝河就觉得有几分不对。

往常到得黄昏,这街市上就该摩肩接踵,从世家公子到贩夫走卒,涌入那些满是温香暖玉的所在。

然而这太安静了。

几树高柳蝉声乱乱,此外再无人声。蓝河的手探入自己腰间想要握住剑柄,却被旁边叶修揽住了肩臂,几乎直拥入怀。

“叶公子?”蓝河脸上一热,就听叶修在他耳边道:“见机行事。”

湿热的气息染在蓝河耳边,他身子都忍不住一颤。微微一点头,蓝河随着叶修往里走。

蓝溪阁被几队官兵团团围住,旁边几栋楼上有大胆的姑娘悄悄探出头来,还有个别来得早的男人。为首的听到声音转过身来,见到叶修蓝河二人,挑挑眉:“哟……这莫不是临安城里传说中的叶公子?叶公子何时换了口味,看上这戏子了?”

“我道是谁,刘通判近来很是快意啊。”见是刘皓,叶修笑道。刘皓算是嘉世茶楼的人,却做了个六品通判,在知府衙门中还颇受看重。叶修揽着蓝河的手松开来,摸出自己随身带的烟草,拈了一根放进嘴里嚼了嚼。蓝河默默往后退了一步。

“自是比不上叶公子,没想到叶公子离开嘉世没多久,就与宣抚使大人抢起人来,不知叶公子如今手下有没有得用的人,要不要刘某派几个衙役捕头帮衬帮衬?”刘皓脸上是掩不住的得意之色,认出了蓝河却并不正眼看他,下巴朝他一点,脸上颇有几分不屑。

“刘通判今日这是带着你的衙役捕头们来松快松快?”叶修挑眉。

“叶公子不说我倒是忘了,这位蓝桥春雪蓝老板是杀人案的重大嫌犯,我来捉拿归案,还请叶公子不要与我们作对。”刘皓说着一使眼色,示意左右上去拘捕。此时那些原本冲进去蓝溪阁里搜捕的人也出来了,也不知搜到些什么,隐隐能听见几声咒骂从楼里传来。

“我……我没有杀人。”蓝河看了叶修一眼,怯声道。

“是啊,刘通判,杀人偿命欠债还钱,但凡事都得讲个证据。你说小蓝杀了人,不管人证物证,总得拿个出来。不然,莫说是我……自然有人替他做主。”叶修握住蓝河的手。刘皓自然没什么证据,崔立的屋子早就被蓝河收拾干净了,而那时又有一女子假扮成蓝河模样出现在这巷口,人人都看见了的。

那几个捕快心知肚明,或有不知叶修是谁的,想大着胆子去拿下蓝河去争个头功,却被旁边的拦下,悄声道:“莫要作死!那蓝桥春雪可是入得韩宣抚使房中的人!”

“那他怎么?”年轻捕快斜睨叶修。

“大人们的喜好,你我怎么懂?”老捕快夸张地笑了一声,旁边有懂的接着“噫”了起来,一起肆无忌惮地上下打量起蓝河来。

“叶公子,最好永远别让我找到证据。”刘皓上前几步,几乎与叶修面对面,他盯着叶修的双眼,却伸手去摸了蓝河的脸一把,“不然,到时候蓝老板有人照拂,叶公子你可不一定了。”

说罢,刘皓一挥手,带着那些官兵出了巷口。

四周楼上还有人不断投下目光,叶修却挑衅般地扫视一遍,然后一把将蓝河揽入怀中,迫得他一仰,便低头吻了下去。

万籁俱寂。

这巷子里多得是狂蜂浪蝶翻云覆雨的事,可谁也不会站在大街上做这种出格的事。烟雨楼的姑娘掩口吃吃笑,百花谷的小姐拿手帕捂了脸,刚刚走出来看动静的系舟都顿住在当场,一脸不可置信。

倒也没吻多久,蓝河就被叶修放开,最后的夕阳照在他唇上,水光潋滟。



=========

那么问题来了

一写肉就掉粉的我

要不要再作一次死……

评论(30)
热度(139)

© 穆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