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韩张】春风荡尽(十四)

这节还是都是叶蓝没韩张


首章>>>

全文>>>

上章>>>



叶修拽着蓝河跌跌撞撞冲进蓝溪阁,左右看了看,停下来道:“你屋子在哪儿?”

蓝河一怔,顿了顿,将手臂从叶修掌中挣脱出来,整了整衣衫,才道:“叶公子随我来。”

叶修分明是知道蓝河的房间在哪里的,他又不是没去过。蓝河嘴角挂起点若有似无的笑意,他或许就该笑的,一笑就衬得他一张脸都有了几分艳色。

蓝河带着叶修穿过戏楼走到后面的院子里,途中给了大约刚从霸图镖局回来、冲过来试图说点什么的系舟一个安抚的笑。后院里好像也被刚才的官兵翻检过,乱七八糟的,倒没几个人。蓝河没太在意,叶修跟着他上了楼。

蓝河坐在了床上,叶修跟过去,却听蓝河笑道:“倒是第一次请叶公子来我这。”

“是,不意有此幸事。”叶修挑了挑眉,顺着他的话说。

“此处隔墙无耳。”蓝河敛了笑意,抬头盯着叶修,“叶公子有话直说吧,恕蓝某浅薄,听不明白叶公子言下之意。”

叶修眨了眨眼,一把揽住蓝河同他一起坐在床边:“你想听我说什么?”

“我知道蓝溪阁里未必干净,所以叶公子刚才不想表露出曾经来过我这里。但现在这小楼上下并无他人,还望叶公子莫要再打什么机锋。”蓝河没有试图挣开他,只是语音淡漠,不似平常。

“蓝啊,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叶修长叹一声,侧过脸来在他耳边道,“我真的不知他们会过来,我只是……送你回来啊。”

蓝河一怔,他之所以这么问自然是心中已经以为叶修是知道刘皓的出现的,他以为这是为了表露出他当真只是个戏子。他以为这一切都会是叶修做好的安排,从他在镖局出现那一刻,甚至更久以前——毕竟,他可是叶公子啊。

“不信我么?”叶修笑笑,就势舔了舔蓝河的耳垂。

“……信。”蓝河蓦地站起,喘了喘气,好似这样才能按捺住某种被他挑起的欲念,他抽出了自己腰间的软剑,好像这样才能将一切把握手中。蓝河笑了笑,低头看了看自己握剑的手,低声道:“你既说了,我自然是信的。”

叶修看他。但微微仰起的头也看不清蓝河低垂的眼。那里面有什么呢,叶修也想去握住点东西,却没有任何事物。

临安城的叶公子,行走黑白之间,能倚仗的也只有自己而已。

蓝河仍垂着眼,叶修却站了起来,走到蓝河背后。

“韩文清和张新杰想要你去杀的,是临安知府陈夜辉。”叶修说,“陈夜辉的武功不值一提,但他和嘉世勾结已久。我走之后,陶轩会认为霸图与嘉世之间有所缓和,所以他原本布置在自己身边的刘皓等人都可以借给陈夜辉。所以韩文清可能觉得你一个人杀不了他,只能由他出面将陈夜辉单独约出来。

“但张新杰不会让他这么做。韩文清连霸图镖局都放下了,要的是在朝堂上更进一步。到时候他纵然可以将刺杀之事全部推给你说不知情,却免不了被人抓住把柄。所以张新杰找到我,结果还是要陈夜辉死,但又决不能让韩文清沾手。”

“如果只是刘皓和郭阳,我或可一试。”蓝河想了想,说。

“但我要的是刀手,不是死士。”叶修说。

“则叶公子有何计划?”蓝河转过身来问道,却见叶修忽然也是一动,回身再次将他拥揽,手上动作更快,霎时间已抽去他腰间系带,脚下几个挪移便将他压在床上。

蓝河还来不及说什么,隐隐便听得有人靠近了小楼。

这般天气原本就穿得轻薄,蓝河刚刚将那脚步声听得真切,叶修已将二人衣衫都褪了去。而蓝河完全做不出抵御,连那软剑被叶修扔开,也无法阻拦。

“你!”蓝河叫道,出口的声音却莫名地带着些许媚意,叫他自己也不免怔住。

“说好的信我呢。”叶修低声笑道,又舔了舔蓝河的耳垂,却不像方才那样浅尝而止,而是将它整个儿含住,舌尖轻轻抵弄,在那耳环眼处游移,又不断吸吮,蓝河一时间只能轻喘,几乎说不出话来。

感觉到蓝河身体的僵硬,叶修手上也没闲着。浅色的胸膛上一点深色的凸起,被一双淡白的手揉得不得不挺立起来,在炽热的空气里随着主人的喘息起伏。

古人有诗云,轻拢慢捻抹复挑,初为霓裳后六幺。

又有诗云,花径不曾缘客扫,蓬门今始为君开。

后人附会,我今欲眠君莫笑,提携玉龙入蓝桥。


====

好了,这文的尺度就到这了,愉♂悦。

评论(29)
热度(148)

© 穆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