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君!我喜欢红蓝评!都喜欢!任何时候都可以给我!不用顾虑!
(但是不喜欢转发,谢谢)

缘起则写,缘续则更,缘断则坑。
懒得换ID,尽量不跑路。

杂食,有的不吃,没洁癖。

晋北的雪松林里,生长着活泼的小凶许!


甘草糖:

继续。

 @穆寒 老师约的松许月衣~

+

嘤嘤嘤我息叔叔的耳朵尖尖尾巴尖尖⁄(⁄ ⁄•⁄ω⁄•⁄ ⁄)⁄

甘草糖:

穆寒 @穆寒 老师约的爱电息衍挂件,具体会做成啥样还不清楚,先放出图来看看……

+

【息古】落尽梨花(05)

息衍x古月衣,娱乐圈AU


落尽梨花

首节>>>

上节>>>

全文>>>


5.

等古月衣看完整部四万字的剧本,熹微的晨光已经翻过了花墙,从院子里渗了进来。

他合上那个本子,抬起头想说些什么,便看见另一边的落地窗前,背对着阳光的男人蜷在个单人沙发里,悬在沙发外面的手里还捏着个高脚杯,杯子里的红酒倒是早喝光了。

古月衣站起身来,揉了揉略有些僵硬的腿,走过去从息衍手里把他那杯子抢救出来,刚转过身要放到旁边桌上,就听见息衍在他背后低声道:“……你没睡?”

自然是没睡的——房子的主人也没给他安排睡觉的地方。两个人开着灯说着话,...

+

【息古】落尽梨花(04)

息衍x古月衣,娱乐圈AU

如果有副CP,那就是辕野。

落尽梨花

首节>>>

上节>>>

全文>>>


4.

息衍话说出口,也觉得哪里有点不对,古月衣还没来得及尴尬,就见自己转啊转的手机终于撑不住右上角那1%的电量,很不给面子地自动关机了。然后他下意识地一摸口袋——果然是没带现金的。但打个车去酒店楼下再拿钱,也并不是多难的事。仅仅是暂时没招到出租车,并不是让他去一个刚刚认识没多久的人家里蹭住的理由。

“对了,我那里还有个本子,前期企划什么的已经做得差不多了,选角顺利的话,大概会在《南淮旧月》杀青前开拍,我觉得男二...

+

【息古】落尽梨花(03)

息衍x古月衣,娱乐圈AU


落尽梨花


首节>>>

上节>>>

全文>>>


3.

息衍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从导演那里要来联系方式没有任何难度,多年好友对他这种突如其来的行为也算适应良好,不过是嘲笑他两句是不是时隔多年终于找回从前自我了。

从前自我。息衍看着谢圭发来的那行字,笑了笑。除了谢圭可能也就只有当初的同学们会记得他当初在稷下学宫的样子了吧……毕竟那时候的息衍,在天启城的秦楼楚馆中颇有声名,一手箜篌撩拨小姐姐无数,说是万花丛中过也不算太夸张,和后来大众眼里那个绅士风度的国民作家完全不是一个画风。

“不...

+

【息古】落尽梨花(02)

之前的名字是林下他年,本来是用“他年林下见,倾盖如白头”的意思,但是仔细想想这回想讲的故事不是倾盖如故,所以改了个标题。


息衍x古月衣,娱乐圈AU

会有过去式的其他CP存在。


落尽梨花


首节>>>


2.


古月衣一时觉得自己这人生大概是有些荒诞的。

没有比这更可笑的事了,这个刚刚在选角中表达过对自己的外形不信任的人,现在在说他好看。古月衣几乎笑出声来,他用尽毕生的演技才压住脸上的嘲讽,反倒带了一点点恶趣味的调笑,看着息衍道:“那不知在息老师眼里……我看起来多大年纪?”

古月衣给自己倒了杯啤酒,拿过开瓶器又将另一瓶打开来递给息衍。菱形格...

+

【息古】落尽梨花(01)

娱乐圈AU

其实本来是想做旧文的番外的,但是反正旧文(又一次)窗了CP,所以就干脆写长点得了。

毕竟我现在连文谶技能都粉随蒸煮了……写个好结局,希望一切都有好结局吧。


落尽梨花


1.


你最好的年纪里总是与最好的东西擦肩而过,而你最狼狈的时候,会遇见任何人。


古月衣二十九岁的这一年,入行的第八个年头,签到了人生中第一个片尾五番以内的角色。算是大IP的男二,古月衣本来以为可以就此走上人生巅峰,甚至也许以后有希望接到男主角了,结果就在参加完开机仪式后的第四天,接到了剧组的通知。一个比他小八岁的年轻人获得了这个角色,而他可以快乐地...

+

【息古】池中物

息衍X古月衣
一句话辕野。

池中物

有人说,天启城的地下藏着一条龙。

“但其实只是说天启的地下水道盘根错节。”古月衣翻着一本书,“传说风炎皇帝能够获得天下的权柄,倒是因为有人利用水道把他接了出来。当然,如果那是一条龙做的,那龙也太无聊了点。”

……也许龙就是那么无聊呢?古月衣心里默默道。

“将军?”来人小心翼翼地抬起头,就看见这已经不再年轻的男子脸上浮现出几分他看不懂意味的笑容。

“不用惊动燮王殿下,我去看看吧。”古月衣说,放下了手里的书,仔细合上。封皮已经看不出颜色了,看得出是谁手写的笔记,翻看了太多次,就算再小心,也留下了不小的痕迹。

坊间传闻,燮王入城,天启地下的龙被惊动,龙...

+

【九州缥缈录/息古】同归(4)

一个……刚刚好的年更……(。


同归(1-2)>>

同归(3)>>>


四、


古月衣从无梦的沉睡中醒来,下意识地手一伸,指尖就碰到了一处软腻温滑的所在。这种不同寻常的触感让他立刻清醒,睁开眼便发现自己躺在一张陌生的床上,而旁边坐着一个他从未见过的女子。

“公子你醒啦。”那女子站起了身,盈盈浅笑。屋子里烛光昏暗不明,炭火却烧得很旺——不然那女子也不会穿得好似夏天一般轻薄,她站起来转身的时候,袖子带起的风都是软的。

“这是……哪儿?”古月衣说话的时候才觉得喉咙干哑得厉害,那女子则已经拿了一杯水过来递给他:“栖月湖。”

古月衣手里的杯子...

+

© 穆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