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韩张】春风荡尽(廿一)

首章>>>

全文>>>

上章>>>



春风荡尽,不慕长生

 

“天黑了啊。”

张新杰挑了挑灯。他一个人站在高楼上,背后的案几上一把算筹散落。晚风居然有几分凛冽,仿佛暴雨将至。

从高楼往下看,坊市里一片片刚刚点起没多久的灯光开始逐渐熄灭。临安城里寻常人家,也并没有什么必要在天黑后浪费灯油。

宵禁也开始了,齐云阁建在西湖边,倒是不在其中的,也没有人催促张新杰离去。

叶修走时夺了他的马,张新杰在楼上看到也没说什么。只是如今算了算,已是半个时辰过去,足够那匹马在齐云阁和满觉陇之间跑个来回了。

张新杰难得的有些心慌。

他并不想涉入这次刺杀,所以他本应完全不知道蓝河何时动手。只是偏偏蓝河接近陈夜辉的渠道根本就是他一开始安排好的,张新杰不得不知道这个桂花盛开的休沐日便是近日蓝河唯一的选择。所以他早早让韩文清去了扬州巡视,也让宋奇英亲自押镖去了夏口,如今霸图镖局有可能被抓到与知府遇刺有关的,只有他一人而已。

这也罢了,只是若孙翔真的就在陈夜辉身侧护卫,张新杰不知道蓝河能不能成功。但叶修既然去了……

马蹄声骤然响起。

只有蝉鸣的夜色里毫不掩饰的马蹄声如炸雷一般,张新杰循声望去,南边一骑飞奔而来。

“张新杰!”叶修的声音随之而来,“你还在么!”

张新杰自然还在齐云阁上,叶修抬头看到他的身形,也不勒马,直接抱着怀里的人飞身下马。

酒楼里还在打着算盘的老掌柜只觉得身边蜡烛一晃,叶修便一阵风似的掠上了楼。

“成了?”张新杰没去看他带来的人,只抬眼看叶修。

“该死的死了,你快救人。”叶修将蓝河放平在地面,就算已被他连点了几处大穴,蓝河胸前依然止不住的血已浸湿了整片衣裳。

“说好的我霸图不涉此事。”张新杰站着不动,目光只在蓝河身上扫了一下便不再多看,“何况……心脉已断,能不能救你自己清楚。”

“别人是救不了……但你能。”叶修语气肯定,却隐隐还有一点颤抖,大概也只有张新杰能听出来了,“我已经替他止了血,我知道你能救他。你——你是‘石不转’啊。”

“你是一叶之秋你也没让他不受伤吧?倒要我救他?”张新杰反问道,声音冷漠,“叶公子,剩下的五百两我已经替你送到了兴欣酒肆,我们两清了。”说完便要举步下楼。

“两清?”叶修放平了蓝河的身子,小心翼翼地剥去他上身那浸满了血的衣裳,“张先生是不是忘了七年前跟我说过什么?”

张新杰本已走到楼梯口,却蓦地滞住,脊背僵直:“你说什么?”

“七年前,是你让季冷问我的那一句话吧?”叶修站了起来,面朝张新杰,“我今日也问你同样的一句,张新杰,你要见死不救么?”

张新杰低头一叹,转过身来,面沉如水:“不是不救,那一剑看得出毫无章法,创口太大……”

“他还没死。”叶修攥紧了手,深吸口气,“你想要什么?”

“我只能尽力而为。”张新杰走过来,伸手翻开蓝河的眼睑看了看,“我不要什么,只要这件事到此为止。——若有官府追查,无论如何,查到你我这里为止了。”

叶修见他从袖中摸出一个小盒子,打开来竟是一枚参片,张新杰将那参片塞到蓝河舌下,又抽出一包金针,扎在蓝河本已被叶修封住的几处穴道上。叶修应道:“好,到你我为止……你为老韩做到如此,他知道么?”

“仅以金针渡穴怕是不够了,我得回去拿药。”张新杰说着起身要走,“你用内力护住他血脉,推血过宫……你也受伤了?”

张新杰仔细打量了叶修几眼,才注意到他也并非完好无损,呼吸间有些不畅,看来是受了内伤。想来也是,孙翔比之韩文清也不遑多让,何况叶修方才是带着重伤的蓝河回来的,不重创孙翔如何能做到?

“你去霸图镖局找秦牧云,库房里有一瓶九转还魂丹,让他拿来给你。还有我屋里的药箱,一并拿过来。”张新杰说着把自己腰间一块非金非玉的牌子丢给叶修,“这里交给我吧。——后面不会有追兵了吧?”

“没有。”叶修接过那牌子,却见张新杰又从袖中掏出一个小瓷瓶递给他:“这小还丹你先吃了。”

“我……”叶修看了蓝河一眼,张新杰冷冷道:“若是他能用,我也不会给你。你速去,我尽力保他。”

叶修明白自己一时情急,倒也听话,直接倒出两粒小还丹含在口中,又朝张新杰一拱手,便往霸图的方向奔去。


评论(14)
热度(130)

© 穆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