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新杰x李轩】诗与远方

假装我赶上了生贺……

“苏沐秋没死的联盟会怎样”的前提假设,一发完结。

我爱李轩大大。


诗与远方

 

“你十六岁的时候喜欢的那个人,现在怎样了?”

李轩关上自己的直播开始刷微博的时候,首页被这么一条刷了屏。

热评里有的在秀恩爱,说我们已经在一起十年了,结了婚,依然相爱。有的发一个“呵呵”的表情,说他死了,大概是丑死的。还有的说哎呀那人可多了,你说哪一个。更多的说他大概结婚了,在我不知道的某个地方,我们已经成了平行线,再无交集。

十六岁时喜欢的人啊。李轩想,不就是我现在还在喜欢的那个人吗。

他怎么样了?

上一次见面是三年前,那时候李轩还是荣耀职业选手,作为皇风战队的一员还常有上场的机会,控场的水平也常为人称道。电竞职业选手虽然不算什么高收入人群,也能说是过得自在。李轩那年二十二岁,在想自己要不要也及早离开的时候见了张新杰一面。而那时张新杰刚刚本科毕业,正准备出国深造。

张新杰和李轩同年,高中同学,曾经的荣耀竞技场22队友,鬼剑配牧师,一个控场一个加血,两个布甲也常常能把对手恶心得撞墙。

他们毕业那年荣耀联赛进入第三个年头,嘉世战队在一叶之秋和沐雨橙风的带领下如日中天,无人可撄其锋芒。无论霸图皇风微草,都没有任何击破却邪与吞日的可能。李轩报考了皇风的训练营,在下一个赛季成功成为了正式队员。而张新杰彻底AFK,远离荣耀,和芸芸众生一起冲向高考的独木桥,并最终考上了不算差的学校。

尽管都在B市,皇风战队和张新杰的学校却着实离得有些远。战队基地在南三环以外,距离张新杰的大学没有地铁直达,公交车要坐三个小时。何况那时候一个要训练一个要上课,即便是在周末,李轩有比赛,和张新杰也并没有多少时间见面,倒是短信往来比较多,也都是些日常琐碎的抱怨,或者说学校食堂难吃,又或者说训练大楼的电梯晃晃悠悠总觉得撑不了几年了。

后来过年,寒假和冬休总算是碰到一起,李轩还没来得及想好自己是坐火车还是坐飞机回X市,张新杰就打电话过来要他的身份证,好一起买火车票,还说可以借他本地室友的学生证,给他也蹭个学生票。

李轩的第一反应是,没想到张新杰你这浓眉大眼的,居然也会薅社会主义羊毛了?

他当然没说出口,只连忙把身份证号发了过去。和张新杰一起回家,哪怕是硬座也认了。毕竟那是他高中喜欢了三年的人。

当然意识到这件事是在离开学校进了训练营之后了。在此之前他一直没想过自己是直是弯,只是每天做什么都会拉着张新杰一起,自以为不过是好友、也许会是一辈子的好兄弟,却终于在训练营的小伙伴们互相传看的小视频里不小心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然而那种隐秘的冲动他却绝不敢付诸实现,只有在张新杰发来短信时自寻烦恼地思考上许久,最后的回答还是最普通最自然好像真的只是高中同学。

没想到的是张新杰居然真的买到了春运期间的硬卧,李轩虽然没自己去买过,也知道这有多难抢。两张卧铺一上一下,李轩上车之后发现几乎整节车厢都是大学生,不由觉得自己有那么点格格不入。

B市到X市的K字头火车,要跑十四五个小时。上车时谁也没有睡意,并排坐在下铺,对面的三个妹子似乎是一起的,看起了电视剧,中铺的汉子爬上去躺着。李轩想了想,掏了自己存了比赛视频的pad出来,问张新杰要不要一起看。

下半赛季的第一场比赛是对阵霸图,李轩存的是最近一场霸图对嘉世的。张新杰点头说好啊,李轩就把耳机的右边耳塞递给了他。

一面倒的团队赛。一叶之秋和沐雨橙风所向披靡势如破竹,只有大漠孤烟能勉强抵挡,石不转随他而上,同样无所畏惧,却如同以卵击石。霸图先失一人,第六人被动入场还没跑到的时候,气冲云水一个捉云手把石不转拉出来,失去了治疗的霸图再没有反抗能力,却始终没有打出GG,直到最后一人倒下,荣耀的LOGO出现在嘉世的屏幕上。

“我记得你当时考虑过霸图的训练营。”李轩说,有点没话找话的意思。他又不知道大学生活是什么样子的,能和张新杰聊什么呢。张新杰笑了一下,回答道:“是,我觉得如果还有谁能打败嘉世,也只有霸图了,但是一叶之秋和沐雨橙风的组合实在太强,就算抽离一人,另一个也很难控制住。”

“你就是因为这个放弃荣耀的么?”之前没有机会详谈,李轩想,再不抓住机会问大概就真的没有以后了。

“也不算。只是现在看荣耀比赛的人越来越少了……这点你应该比我更清楚。反正都是嘉世赢,有什么意思。很快也许会有新的游戏出现,大家的兴趣也很快会转移。要拯救荣耀的人气,除非叶秋和苏沐秋拆伙,或者等他俩退役……谁知道那个时候还有没有人玩荣耀呢?”张新杰摘下耳机,还给李轩的时候手却顺便揽上了他的肩膀。

“那你是不是觉得我很蠢?”李轩问。

“怎么会。我很佩服你啊。”张新杰低声说,右手往下滑了滑,落到了李轩腰间。大冬天的,都穿着羽绒服,隔着厚厚的衣服李轩却还是僵了一下,然后伸了个懒腰,顺便拿开张新杰的手,却偷偷的攥了攥他的手指。

“好热啊,火车的暖气还不错嘛。”李轩嘀咕了一声,脱了外面的羽绒服,搭在旁边。右手还藏在衣服下面,紧紧地和张新杰的手拉着。

虽然是春运,卧铺车厢总还不至于挤。两人看了几遍比赛录像又看了部电影,还没到晚上十点,车厢的灯就关了。实在是比寝室还要关得早。有些人已经睡了,李轩看了看对面好像也准备睡觉,觉得自己的pad可能有点扰民,就要关掉,就听张新杰低声说了句“去不去厕所”。

车厢连接处没什么人,只有个大哥背对着他们抽烟。张新杰开了厕所门走进去,顺手把李轩一拉,然后关门上锁。厕所里勉强算干净,却总有点异味。李轩靠着门,低声说:“新杰你怎么了?”

“如果我说,要你做我男朋友,你会怎么样?”空间狭小,张新杰几乎是凑在他耳边。

李轩脸上一红,目光游离,声音更小:“我会答应啊。”

张新杰直接亲了上来。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丢了颗薄荷糖到嘴里,李轩居然能尝到他口中清凉的甜味。柔软的唇舌彼此纠缠,根本不在乎这地点,只知道在这里够安全够隐秘,足够宣泄两人彼此都压抑了太久、至今也并没能说出口的爱恋。

此时的李轩只穿了件卫衣,张新杰一边吻着他一边拉起他背后衣服的下摆把一双手伸了进去。李轩的腰侧都太敏感,张新杰双手不过是摸去他胸前的路途中滑过,他都觉得自己的腿都要软了,几乎站立不住,慌忙挪开了嘴唇,抱着张新杰的腰身,自己靠在门上,大口喘息起来。张新杰笑了笑,歪了歪头去啃他的耳垂,李轩更是浑身一激灵,要不是下面双腿之间还被张新杰提起的膝盖顶了顶,几乎就要滑下去。

“别、别继续了……”李轩喘着气,几乎是求饶,“在这里不行……别在这……”

“没事,就蹭蹭。”张新杰掐住了他的腰,往上抱了一抱,下身同样的硬挺隔着两层布料彼此轻轻碰撞。没等李轩再说什么,张新杰把两条拉链都迅速地拉了下来,李轩已经有些混沌的脑内只来得及想原来张新杰的手速真的这么快,就感觉到自己那根不听话的东西被张新杰拢在了手里。

回到自己铺位的时候,李轩的脸还是通红的。车厢里很安静,只有火车车轮和铁轨间不断碰撞的声音,李轩走在前头,数着侧面墙上小灯的数字,到了自己铺位前只回头对张新杰说了句“我睡上铺”就要往上爬。张新杰拉住他,在他脸上又偷偷亲了一下,才放他上去。

李轩家和张新杰家离得不算太远,刚刚毕业第一年,高中同学的聚会也多,于是同进同出也是寻常。都是男孩子,其中一个已经是工作了的社会人士,家里也没什么门禁,倒是过了一段焦不离孟的日子。转眼回了B市,反而跟异地恋似的,难得一见。

后来连短信也发得少了。张新杰学业越来越重,李轩也要开始思考自己到底要不要继续在这一行干下去。看起来比荣耀更有前途的游戏也并不是没有,趁着还不算老赶紧转行似乎才是正确的选择。夏休期他倒是有时间,本来说好了一起在B市多待一阵子,可张新杰忽然要去做什么社会实践,去了遥远的大西南。

再后来李轩忽然发觉自己和张新杰已经大半年没见了,也不知是被谁刺激了一番,一个冲动,就给张新杰发了短信说了句“我们这样还是分手的好”。然后张新杰就回了一个字,“好”。

连后悔也没退路。

李轩一边后悔,一边还要努力说服自己,如果不是张新杰早就不想和自己在一起了,怎么会这么快就答应。

然后……大概也就真的说服了自己。

直到那天张新杰打电话来。

李轩险些没敢接电话,脑子里过了一圈“他是不是打错了”“他居然还在打”“那就是打给我了”“还没挂掉吗”“如果不接他就不再打了怎么办”之后,还是按了绿色的接听键。

“……喂?”

那边也沉默了一小会儿,才说:“李轩,我张新杰。”

“嗯,我知道。”电话簿里并没有删掉你的名字。

“我考上了C大,下个月去英国。”

“……哦。”

“出来吃个饭?”

“……好。”

然后就出去吃了个饭。吃饭的时候张新杰不说话,李轩一个人玩着手机,忽然想起两人分手的时候好像都还没玩微博微信,于是问了句要不要加。张新杰就点头说吃完饭加吧,让李轩有了个时间差,把他先设进了看不到自己好友圈微博的那个组里。

毕竟李轩有时候也是个挺矫情的人,喜欢嘀咕一些并没有人真的能看懂的话。

这个人也许能看懂,但他又不敢给他看。

张新杰说自己要去深造,快则一年慢则说不清,所以想能见一面就再见一面吧。李轩点头说好,又说自己觉得荣耀很好,还想继续玩下去,听说这个游戏在国外发展得很不错,也许过两年又会影响国内风气。张新杰就笑笑说好啊,要是哪天你来英国打比赛,我请你吃饭。李轩忽然又很担心,说听说英国饭菜很难吃,新杰你扛得住吗。

张新杰先怔了一怔,然后笑笑说,读书要紧,可不敢这么任性。

李轩说,哦。

以前那么在乎吃的一个人,到底是不一样了吧。

然后张新杰的一切就都只存在于他的微博上。张新杰微信上得少,朋友圈也看不到东西,李轩倒不觉得是他屏蔽了他,毕竟一干同学都这么说。微博倒是常有更新,树林流水,蓝天白云,从伦敦到巴黎,罗马到雅典,还常有些沙拉和香肠,李轩也就看到的时候点个赞。

没什么交流。毕竟有时差。

但李轩看得到他的生活,并不太悠闲,常有论文死线的苦恼。也大概还单身,从没秀过恩爱,情人节还在图书馆。吃的或许还行,常常自己做。硕士读完了又考了个什么博士,李轩不是很懂。

但肯定是比他要厉害得多了。

李轩退役了。

其实李轩还是猜得很准的,国际上荣耀成了流行的游戏,国内追捧的人自然也就多了。叶秋苏沐秋比他还大三岁,还撑着,毕竟嘉世的断代也很严重。越来越多的新生代涌现,荣耀的黄金时代比国外推迟了太久却终于来临,选手的身价与工资也越来越高,还有不少代言也找到了最顶尖的新人们。

但是李轩也老了。他当然可以做个板凳上的老前辈,时不时上场,在鬼阵的幽暗中用自己的经验值打对手个措手不及。可是他不愿意啊。没有人愿意亲眼看着自己老去,特别是在身边还有那么多年轻人的对比之下。

荣耀的时代终于来临,但不属于他。

于是李轩趁着自己还有那么一点点名气,去做了个游戏主播,顺便开了个淘宝店,还在遥远的西南小城里用自己这么多年的积蓄买了一座客栈。

荣耀逐渐兴起,李轩凭着自己的战术意识和经验经常被称赞比电视转播的官方解说要强得多,于是也有了不少收入。淘宝店卖的西南零食,招了两个客服,生意还算不错,只是客栈不赚钱。李轩自己住在那座游客永远比居民多的小城,除了比赛日都会坐在充作大堂的客厅里,泡一壶茶,和每一个游客聊天,听他们的故事,偶尔讲讲自己的。客栈有个小院子,种了花,李轩自己不大懂,请义工的时候总要加上一句会照顾花草,于是总算让它们活了下来。

于是他微博上常常有花,也有对荣耀比赛的评论,算得上风趣诙谐,粉丝倒是比他当职业选手的时候多得多了,还有说他其实是段子手的,李轩也只有笑笑,心想什么时候接条广告能抵一次直播就好了。

李轩这样,算是衣食无忧,甚至颇为优渥了,然而闲下来的时候也有点迷茫,不知该去往何方。直播最多再做两三年,客栈到时候不知能不能赚钱,而自己,真的要在这边陲小城待上一辈子么?或者回家?跟家里出柜吗?出柜的话连对象都没有,不出柜的话天天被催相亲,到时候难道还要毁掉不相干的姑娘的生活?那他更做不到。

百无聊赖的时候还是只能刷刷微博。

热门推送依然是那条“你十六岁的时候喜欢的那个人,现在怎样了”。李轩隐隐记得三年前就见过这个问题,他当时在好友圈里写了一句“他将要去远方,但去不去都与我无关”。敢这么说,无非是仗着张新杰看不到。

再次看到这个问题,李轩点了转发,想了想,说,他很好,比我好得多吧。

比他好的人太多了。他十六岁时读的高中还是个重点呢,那时候的同学多半都上了不错的大学,如今也有了家人朋友眼中很不错的工作,用这种写法,就算是张新杰看到了,也不一定能猜到他十六岁的时候就喜欢他了吧?

这样想着,李轩点开了自己的特别关注。

里面只有一个人。

很巧的,几个小时前,张新杰也转发了这条微博。

“在诗与远方里很精彩地活着。”

李轩手机摔在柜台上,重重的一声响。

原来你十六岁的时候喜欢的不是我。

李轩一直以为,张新杰喜欢自己和自己喜欢他一定一样久了,他们都是不喜欢将喜欢说出口的人,他以为即便没有说过,他们那时候也一定早就两情相悦了。原来并不是。

原来我最青春的十六岁的时候喜欢的你,十六岁时并不喜欢我啊。

李轩很想出门去跑上一跑,让胸口这突如其来的酸涩能被吐出。然而这条街上永远满满的是游客,就算出门,也根本无法奔跑。酸涩只能在心中酝酿,沉淀出更多的不甘与痛苦。

人流汹涌,李轩站在自己的店门口,能看到有几个姑娘在不羁地、欢快地笑,而在离她们不远的地方,还有一个孤身一人的,掩着口,默默的流眼泪。

这座小城里发生的故事太多,不但悲欢离合比小说更精彩,柴米油盐也都比电视剧还狗血。李轩有时候想,能在一起就在一起,不能在一起就分手,为什么一定要赶到这个小城里,在那虚伪的纯朴里,假装什么天长地久呢。谁和谁的眼前又不是苟且呢。

不过,能够大哭一场从此放开也是好的吧?过去种种若是不死,又何以在明日重生呢?

李轩想着,转发了张新杰的那条微博,故作调侃,天哪你那时候喜欢的人是谁,我居然不知道。

他微博虽然加了V,也没少和过去的朋友互动。但和张新杰这个ID还是第一次,开口就是如此熟稔,倒让粉丝们惊诧起来,纷纷说,这是谁啊没见过呢。

李轩转发完就关了微博,等店里当义工的少年出来接了班,就出门转悠去。

小城也没几条街,还满是游客,吃的东西都是景区价,贵得要死。李轩顺着人群,随波逐流,也并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

手机在兜里震了震,李轩打开,是个私信推送。

李轩的心又高高地被悬了起来,仿佛下面是深渊,一旦被丢下,就无可救赎。

——我以为你很喜欢那个小城呢。

——住久了就没感觉了。

——很多人的诗与远方就是指你那里啊。

——不是我的。又吵又无聊,没有诗意只有金钱。

——这么不好?我还想去呢。

——你来干嘛?蹭饭?

——那也是我的诗与远方啊。

——跟你说了,远大概是挺远,但真的没诗意……

——有。

张新杰果然是难以交流的,比自己还要固执。李轩想,不想理他了,刷新首页去。

刚好看到张新杰又发了一条新微博。

“如果你在远方还觉得自己活得不够精彩,是不是因为我不在?”

李轩的手指悬停在评论键上,忽然不敢说话。

再怂的人,也总能积攒出一点点勇气。

李轩没评论,自己发了条微博,就六个字,“我可不会写诗”。

没二十秒,一刷首页,果然张新杰又更新了。

“我会。”


-fin-

评论(22)
热度(70)

© 穆寒 | Powered by LOFTER